审讯的过程是同犯罪嫌疑人攻心斗智,短兵相接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深知审讯的结果关乎自己的命运,因而会有一系列复杂而剧烈的心理活动,这就要求侦查人员要充分运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熟知和掌握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特点和规律,以达到审讯目的。

     

一、犯罪嫌疑人在审讯中的心理特点

     

(一)畏罪心理

     

(二)侥幸心理

     

(三)抗拒心理

     

(四)戒备心理

     

(五)恐慌心理

     

(六)文饰心理

     

(七)绝望心理

     

以上是犯罪嫌疑人在审讯中常见的几种心理反应特点,它们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转化、相互影响的。对于某一犯罪嫌疑人来说,在审讯中,其可能具有其中一种或多种心理反应,审讯人员在审讯过程中应注意把握,以便采取相应对策。

     

二、犯罪嫌疑人在审讯中的心理变化过程

     

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审讯时的心理变化要经历四个阶段,即试探摸底、对抗相持、动摇反复和供述认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其特点。

     

(一)试探摸底阶段

     

这一阶段是犯罪嫌疑人和审讯人员刚刚接触,由于对拘押受审环境生疏,心情十分紧张,情绪波动大,行为焦躁不安。他们最想做两件事,一是急切的了解案情证据被讯问人员掌握的情况;再就是通过与审讯人员的接触,了解和掌握对方性格特点、执法水平。犯罪嫌疑人在试探摸底时常采用以下几种方式:一是“投石问路”,在向审讯人员供述一些次要罪行或次要情节后,对审讯人员进行察言观色,从中探听虚实,并以此来决定交代和交代的程度。二是“以假乱真”或“真假混供”,以此来观察审讯人员的反应,决定下一步应付审讯的方法。三是“反诘发问”,作出无辜状,向审讯人员索取罪责证据,探听审讯人员掌握案情的底细。同理,这一阶段也是审讯人员对犯罪嫌疑人初步了解,逐渐掌控的阶段。应针对其心理采取灵活有效的审讯方法,打消其侥幸心理、戒备心理,促其全面供述。

     

(二)对抗相持阶段 

     

犯罪嫌疑人在经历了审讯初期的恐慌之后,自认为了解了审讯人员的个性特点、审讯方法和所掌握的案件情况后,逐渐平静下来,自觉地组织起抗拒行为,采用软磨、硬抗、抵赖、欺骗、伪供、翻供等手段想方设法地对抗审讯。一方面,对审讯人员提出的问题一一搪塞或极力回避,另一方面又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把审讯员的一举一动跟自己的罪行是否败露联系起来。此外,对立、抵触、悲观等消极情绪和态度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共同形成了抗审体系。一旦其心理防御体系形成之后,有其相对稳定性和持久性,不同的罪犯由于性格、阅历、文化程度不同,经历这一阶段的时间长短也不相同。因此如果审讯员能针对其主导心理因素,因人施审,保持必胜的信心,从意志上、体力上、耐力上压倒犯罪嫌疑人,便可以有效地击跨其心理防御体系,促其向动摇、反复的阶段转化。

     

(三)动摇反复阶段

     

这一阶段犯罪嫌疑人的防御心理开始崩溃。在审讯人员强大的政策攻心和适时使用证据的追讯下,攻破了心理防御体系,他们意识到罪行已经不同程度暴露了,继续抵抗下去对自己不利,遂产生了交待罪行的动机。但由于其侥幸、畏罪心理仍没有完全打消,在供与不供的利弊之间权衡,心理矛盾斗争十分激烈。其行为常常表现出坐立不安,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是犯罪嫌疑人在交代与继续抗拒之间踌躇徘徊的一种心理表现。有时,在趋利避害心理支配下,犯罪嫌疑人时而作一些供述,时而又反悔审讯员应注意捕捉这种矛盾动摇心理状态,一方面彻底消除其侥幸、畏罪等障碍供述的心理,另一方面,启发、培养其交罪供述的动机,引导其在权衡利弊时,选择交待罪行的道路。

     

(四)供述阶段

     

在审讯员反复的心理攻势和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御体系已经全部崩溃,并深感除了交罪别无出路,遂开始供述交待罪行。但是,由于残存的侥幸心理,其交待罪行也是避重就轻。随着交待罪行过程的深入其侥莘心理被进一步击垮,对犯罪有了一定的悔悟,交待问题也比较彻底,因摆脱了连日的讯问带来的心压力和激烈的思想斗争,变得轻松,有如释重负之感。在这一阶段,审讯人员要敏感捕捉犯罪嫌疑人由反复动摇向试探供述转化的信息,利用其悔罪及趋利心理,正确引导其交待罪行;同时要及时打掉其侥幸心理,避免返回动摇阶段。

     

    四个阶段并无明显的划分,而且,由于犯罪嫌疑人具体情况不同,四个阶段在时间上也可能长短不一,在实践中要因地制宜的进行把握。

     

三、审讯中的心理策略及方法

     

(一) 审讯中的心理策略

     

审讯的过程既是审讯人员与被审讯人心理较量和互动的过程,我们把审讯人员作用于犯罪嫌疑人,借以引起其心理活动发生某种变化而达到审讯目的的措施和手段,称为心理策略。审讯过程就是犯罪嫌疑人与审讯人员打的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双方的心理角逐是非常激烈的,在审讯期间只有做到“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所以,在审讯期间掌握审讯策略和方法尤显必要。

     

1. 政策攻心

     

犯罪嫌疑人在审讯中心理矛盾冲突激烈,主要表现是趋利弊害的心理,两利相权取其大,两害相权取其小,利害相权取其利。我们就要抓住犯罪嫌疑人这种心理,政策攻心,指明出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我们一贯实施的刑事政策,也是犯罪嫌疑人唯一正确选择和最好出路。大量案例证明,有些从犯被枪毙了,而主犯没有上刑场,是因为主犯能够自首立功,与我们配合,如实供述罪行。有的犯罪嫌疑人流窜在外二、三年还能投案自首,他们认识到了与政府配合是对其最有利的一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刑事政策,对于犯罪嫌疑人既有威慑力,又有感召作用。它是瓦解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消除对立情绪,促使其如实供述的有力武器。但攻心政策的运用要选择有利时机。找准其心理动摇时机,晓之以厉害,使他们感到继续抗拒要受到严惩。如实供述尚可获得从宽惩处,在趋利避害心理的支配下,可能选择“坦白从宽”的道路。  

     

 2.“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策略

     

《孙子兵法》“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是指在敌人意想不到,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对敌人突然实行袭击。军事上的这种战术,在审讯中同样适用。犯罪嫌疑人为应付审讯,一般都作了程度不同的心理准备。但他们所作的准备往往是有限的、相对的,而无备则是绝对的,必然存在某些漏洞和疏忽。特别是在刚刚被拘捕后,由于身份、地位、环境、人际关系的变化,又与外界信息隔绝,情绪处于紧张、恐惧、焦虑不安的不稳定状态,必然降低他们的防御能力,往往不能准确地判断审讯人员掌握了哪些犯罪事实和证据,心理设防漏洞较多。利用犯罪嫌疑人刚被拘捕这一有利时机,寻找其心理防御的空白或弱点进行突审,往往能收到良好的审讯效果。

     

3.制造错觉,诱其主动交待。

     

犯罪嫌疑人在审讯阶段对审讯人员的问话疑神疑鬼,草木皆兵,他们妄图通过抵赖,狡辩,来试探我们审讯人员到底掌握他们多少证据。审讯人员应该利用其敏感多疑的特点,制造种种错觉,假象,故意在无意中“泄露”些虚假的信息和证据,迷惑案犯,使其误认为我们已掌握大量罪证迫其主动交待。制造错觉也有几种方法:一是可以造成公安机关掌握大量物证的假象,案情已基本明了的错觉,让犯罪人感到走投无路。如在一次讯问中,审讯人员中途停止发问而慢慢从包中拿出从现场捡到的钢笔(还未判断该笔就是作案者遗失的),然后胸有成竹地坐下来,边喝茶边观察犯罪嫌疑人林某,林某眼神一惊,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上衣口袋,审讯员拿着笔旋了一下,林某心理防线顿时被打破,认为审讯员从笔的指纹认定该笔是他的了,至此案件不攻自破。二是制造赃物已被获取的错觉。赃物是证实犯罪人犯罪的有力物证,有的犯罪嫌疑人自认为作案手段高明,隐赃匿证,侦查人员查无实据。于是犯罪嫌疑人在审讯中抗拒心理尤为突出,死不认罪,对待这样的犯罪嫌疑人我们就要制造假象,当犯罪嫌疑人认为公安机关已获取了赃物,在心理上会造成巨大压力,迅速瓦解其心理防御体系。三是制造同案犯互相不信任的矛盾,使犯罪人产生自己被出卖了的感觉,而争取坦白。四是被害人尚未死亡并已作出证言的错觉,被害人的陈述往往是证实案件情况的直接证据,这种证据会引起犯罪嫌疑人心理上极大恐慌。此外,侦察人员还可以在痕迹物证的发现上,在寻找证人获取证言等方面制造错觉。

     

4.欲擒故纵,揭露谎言。

     

在审讯中,不开口讲话,不回答问题的犯罪嫌疑人是少见的。他们在侥幸心理的支配下,编选谎言,移花接木,混淆是非,企图蒙混过关,而审讯人员就应将计就计,任其表演,不和他辩驳由于他的谎言与犯罪客观事实存在矛盾,因此他的谎言重复次数越多,暴露的矛盾就越多,作茧自缚。我们抓住这些矛盾言而不发,让其露出破绽,然后先发制人,突破案件,这叫“欲擒故纵”“诱敌深入”。

     

案例:深圳一女子制造特大抢劫骗局

     

20061031日下午340分,深圳宝安公安分局接到一妇女报警,称在宝安大道附近农行内被抢现金38万元,案情立即引起警方重视,先后出动120名民警、治安员到达发案现场分成五组进行调查取证、路面布控等工作。经询问“被抢人”得知,她叫严海燕,今年44岁,宝安区某公司出纳员,她说,当天下午来银行存钱,走到一二楼楼梯间时,突然从背后上来两男子,一人捂嘴,一人抢走了装有38万的黑色塑料袋子。警方展开调查后发现很多疑点:那一时段银行一二楼间的客流量,平均每分钟就有8人上下楼;严对警方说是来存钱,可其单位说,严打电话说要去银行取钱发工资;那个时段银行周围没有异常情况发生;严的手机里有一条短信“明天等着你的好消息”;银行监控录像显示,其339分从二楼下来时,她手里的黑塑料袋子可以随风飘起;种种情况和证据表明,严报的是一个假案,原来,严因挪用公款和男友赌马输了30余万无法交账,才出此下策,制造了一起惊天抢劫骗局。

     

本案中民警在“询问”初期就感觉疑点重重,如:严神色慌乱,一会说被抢38万,一会又说是385千。但民警不动声色任其编造谎言,最后,运用生活常识、科学推理戳穿了严的谎言,如:在银行那样一个人流量大的地方,面对你这样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一个人根本无法捂住你的嘴而不被人发现,更不可能控制你达10分钟左右。你作为公司出纳,怎么可能连自己带出的公款的具体数额都不清楚。装有38万巨款的塑料袋,怎么可能随风飘起。最终,严海燕难以自圆其说,在僵持了4个小时后,严的侥幸防御心理被破除,遂开始交待。

     

【案例分析】谎言毕竟是谎言,总有不能自圆其说的时候,作为有经验的审讯人员,在明知道犯罪人编造谎言,就要采取欲擒故纵,揭露谎言的方法,本案民警就运用生活常识、科学推理戳穿了犯罪人的谎言。

     

5.情感激发。

     

犯罪分子的情感虽和正常人有若干差异,但也有相同之处,他们也是人,同样有人的情感,审讯人员要善于了解犯罪人犯罪前的情况,抓住最能触动他内心痛苦之处,激发他的情感。在这个基础上,对他进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感化和说服教育,往往能使态度很坏的犯罪人认罪服法。

     

举例:孙某同一女青年谈恋爱,后因女方家不同意,他把怨恨发泄在女方身上,骗村外杀害,奸尸,埋在古坟中,手段残忍。初审时一言不发,后经调查孙某当过兵,是厂里技术骨干,多次评为先进工作者,父亲是老干部,于是就用这个事实激发他的情感。  

     

:“你在部队当过兵,受过教育,是吗?

     

:“是的。”

     

:“据说你是厂里的技术骨干,还多次评为先进工作者,对吗?

     

 :“有这么回事。”

     

 :“据说你有个和睦的家庭,父母对你的期望很高。”

     

 :(点头)

     

 :“你知道吗?因为你,父母已双双病倒,女方的父母因无法面对女儿突如其来的死亡,精神上也濒临崩溃的边缘,两个家庭的家破人亡,这是谁造成的?你应该清楚,我们也清楚。”

     

 :(低头不语)

     

 :“你这样做能对得起养育你的父母吗?女方聪明善良,由于家庭的反对,忍痛割爱,已经很痛苦了,却成为你的牺牲品,你的良心能得到安宁吗?

     

 :(哭泣)“你们别说了,我认罪伏法。”

     

【案例分析】对犯罪人进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教育”,使其内心受到强烈的谴责,良知的恢复,最后能够心悦诚服地交待了自己的罪行。

     

心理学在审讯中的应用是很广泛的,根据犯罪分子不同的心理历程,个性特征,采取不同的审讯方法,但绝对不能把审讯的心理策略绝对化和模式化。

     

(二)审讯的基本方法

     

我们把审讯人员在审讯过程中配合审讯的心理学策略,从而达到审讯目的的程序和方式称为审讯的方法,其大致有下列几种:

     

自由陈述法

     

即让犯罪嫌疑人按要求就事实经过作综合的陈述。这种自由、尽情的供述,既可让犯罪嫌疑人就其涉嫌的问题作无罪或轻罪的辩解,从中了解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状态和个性特征,又可发现供述的矛盾和漏洞,以便在后来的询问中采取相应的对策。此方法一般用于初审或需要了解事件的全貌时。

     

问答法

     

即让犯罪嫌疑人根据侦查人员的所提的问题一一进行答复,这是讯问中常用的方法。优点是不给犯罪嫌疑人饶舌妄言和交待问题不接触实质的机会;缺点是容易使犯罪嫌疑人猜测讯问意图。问答法的采用要求事先有所准备,按讯问计划进行。发问的方式有:侦查式、迂回式、直接式、跳跃式等。

     

现代测谎技术 

     

现代测谎技术是通过测谎仪有目的地测量出人的各种生理指标,从而了解其心理活动。其目的是运用心理实验手段准确鉴别无辜和认定罪犯。对于作案人和知情人,他们对自己实施犯罪行为的记忆是相当清晰的、久远的。出于逃避法律追究的心态,作案人或知情人在心理上对案件事实极端敏感,会极力回避“旧事重提”。测试表明:在犯罪心理测试技术相关阶段所形成的“言语唤起作用”的影响下,作案人或知情人对犯罪事实的心理痕迹,会在大脑记忆区域恢复起来,复活重现并引起被测人相关的情绪记忆、动作记忆、视觉记忆等,这种大脑记忆区的复活兴奋性变化,必然会引发临近的情绪中枢的心理生物反应-----皮电、血压、呼吸、肌肉等指标的变异。人的情绪中枢的心理生物反应,一般难以受其意识的调控。因此,不论是被测人保持沉默,不回答问题,或是回答“是”或“不是”,在相同测试条件的言语唤醒作用下,作案人或知情人的心理生物指标反映比起无辜者会非常显著。

     

测谎技术是一项以心理科学原理为理论依据的心理鉴定技术,其测试结论的实质是科学鉴定结论。需要明确的是这项技术同任何刑事技术鉴定一样,都有自身的局限性和必需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