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捕是依法对重大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的一项侦查措施。缉捕的过程,是犯罪嫌疑人各种心理活动矛盾交织的过程,很多极端心理都可能出现,直接影响着犯罪嫌疑人对待缉捕的行为反应,我们对此进行研究,是为了掌握被缉捕犯罪嫌疑人的心理规律及行为反应,更好的服务于侦查实践。

     

一、缉捕中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特点

     

被缉捕的犯罪嫌疑人,即有着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又面临被公安机关追击的现实威胁。他们极力寻找各种逃避途径,心理及行为反应极其矛盾、复杂。

     

(一)抗拒心理

     

(二)矛盾心理

     

二、缉捕犯罪嫌疑人的对策

     

在侦查过程中,针对不同的犯罪嫌疑人,应采取不同的缉捕对策。                              

     

(一)缉捕潜逃的犯罪嫌疑人的对策

     

这类犯罪嫌疑人是基于逃避惩罚的侥幸心理而出逃,以为暂时避避风头或不被抓住就可逃避惩罚。这类人在潜逃期间,往往隐姓埋名,深居简出,出言谨慎,出于强烈的自我保护心理,一般不会与人发生纠纷和矛盾,甚至选择忍气吞声。在对此类人实施缉捕时,应做好下列应对工作:

     

对犯罪嫌疑人的社会经验和能力进行深刻把握

     

对犯罪嫌疑人的社会交往和关系实施严密控制

     

对抓捕地的地理交通和风俗民情展开深入了解

     

(二)缉捕对抗的犯罪嫌疑人的对策

     

这类犯罪嫌疑人是基于对抗的心理拒捕逃避,带有明显的仇视情绪,往往破釜沉舟,破罐子破摔,这类人多身负命案或持有枪械、爆炸物等。逃亡中,他们极其敏感多疑,会消除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隐患。面对缉捕他们选择的是拒捕、对抗,气焰嚣张,应对难度大。

     

对持枪犯罪嫌疑人的缉捕

     

持枪犯罪多是为达到报复、凶杀、侵财等非法目的而实施的犯罪,且多有预谋,犯罪目的明确。持枪犯罪嫌疑人多是仇视社会、报复心强、视钱如命的亡命之徒。他们自犯罪开始,就抱定与法律对抗到底的决心。为了逃避惩罚,他们对缉捕人员往往主动进攻,甚至滥杀无辜。在缉捕持枪犯罪嫌疑人时,要求缉捕人员必须具有强烈的自我防卫意识。善于运用灵活机智的心理战术和过硬的缉捕技术,有效地保护自身安全,提高缉捕行动的成功率。

     

缉捕持枪犯罪嫌疑人时,不能强攻硬打。一是采用攻心之策,力争“不战而屈人之兵”。例如:采用法制宣传教育、亲情感化、武力威慑等手段,促其缴械投降。二是示假隐真、相机制敌。利用谈判、劝降或以其它伪装手段为掩护,虚与周旋,伺机发起攻击,将其捕捉或击毙。三是造成其人枪分离或有枪无备时突然袭击。例如:利用其洗澡、睡觉等时机;采用秘密贴靠、借故贴近或实施突袭等。四是以逸待劳,迫敌就范。对犯罪嫌疑人形成合围以后,在其危害不可能扩大的情况下,可以围而不攻。使其在断水、断粮的情况下,利用其生理和心理承受的极限,逼其冒险突围,钻入我方口袋。

     

对持爆炸物犯罪嫌疑人的缉捕

     

持有爆炸物潜逃或以持爆炸物相威胁拒捕的犯罪嫌疑人往往恃爆炸物而骄横,关键时刻,常常拿爆炸物要挟公安机关或社会相关部门,其在面临对峙时情绪激动,意识狭隘,对抗心理强,穷凶极恶。警察在采取行动时,应以控制爆炸物不被引爆为首要任务。此外,要求缉捕人员具有高度的危险局面掌控能力,对危险后果的预见能力,对犯罪嫌疑人心理、行为的精确、敏感的把握能力,高超的谈判能力等。同时,要有强烈的生命保护意识,防止造成群众和警员伤亡以及灾难性后果。

     

缉捕的对策有:一是冷静耐心、控制事态。首先,稳住犯罪嫌疑人,迅速控制局面。其次,快速疏散周围住户、围观群众等无关人员和易扩大爆炸杀伤力的危险物品。再次,迅速做好排爆、消防、救护等准备工作。二是搜集情况、做好应对。在控制事态的前提下,迅速摸清相关情况,制定方案或修改预案,展开行动。三是攻心智取为上、强行制服为下。实施攻心战术时,可由谈判专家直接与其交谈。也可视具体情况由其家属、亲友、或其他关系人等根据警方意图与其交谈,但当以上人员出现容易使犯罪嫌疑人产生情绪冲动等极端后果时,则应避免采用此方法。此外,也有要求与警方负责人对话的,出发点多为提出要求或得到承诺等。在其他方法达不到目的的情况下,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制止犯罪嫌疑人继续犯罪或脱逃,可运用武力等强制手段制服其对抗。

     

案例:智取爆炸犯

     

1995829日凌晨5时许,犯罪人王文礼窜到沈阳某居民小区已与其离婚的前妻杨某某家,杨的哥哥知道王是因为多次要求复婚未果来报复的,遂急忙出门报案。王把杨的父亲和另一个哥哥逼到了角落,亮出了腰间用雷管捆成的炸药包喊道:“今天我来就是要玩命的”,并把手伸向拉环。此时,王又开始疯狂的往屋内泼洒汽油,呛鼻的汽油味顿时弥漫开来。就在危在旦夕的时候,接到报案的民警一脚把门踹开,王丧心病狂的叫道:“警察快走开,要不然把你们全炸死。”说着抡起汽油桶,将汽油溅了一民警满身,并开始往自己身上倒汽油。情况越来越危急,现场即有一遇明火马上燃烧的汽油,王身上相当威力的炸药,还有屋内杨的父母、兄弟和楼内百户正在熟睡的居民。事不宜迟,民警迅速确定应对方案:不能强攻,只能智取。一民警急中生智,朝屋内喊去:“老爷子,把你女儿叫出来,给他好好谈谈”,王随声望去,说时迟,那时快,民警迅速将其扑倒,王挣扎着要打开打火机,民警使出全身力气将打火机举过头顶,将其制服。避免了一场伤亡惨重的案件发生。

     

【案例分析】本案中案犯王文礼身绑炸药,现场还有加重爆炸威力的汽油这样的危险物品,犯罪现场又处于居民楼中。所以,首先选择把事态控制并保持镇定,以防止案犯引爆爆炸物为核心任务。瞄准案犯因要求复婚得到拒绝的复仇心理,用针对性的语言、手势或答应其要求稳住对方,缓和现场气氛,抑制其暴怒情绪。同时,在迅速分析案犯急躁、多疑、易激惹等性格特点后,应刻不容缓地采取应对措施。因此,民警根据现场情况选择了智取,而不是强攻,在诈其扭头,注意力暂时转移之际,果断接近,控制其身体特别是手,防止其点燃打火机或引爆炸药。

     

本案案发当时的条件和气氛决定了制服案犯时间短,没有形成长时间的对峙。如果对峙出现,则应相应采取攻心战术,如:请其前妻杨某与其对话,假意同意,先予安抚。其次,快速疏散周围住户。再次,迅速做好消防、救护等准备工作。最后,如攻心无果,且拖延下去不利于战局,则可制定妥善方案强行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