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理痕迹分析概述

     

(一)心理痕迹的含义

     

心理痕迹是指在犯罪现场及其痕迹物证上表现出来的犯罪人的心理活动特点和个性品质。我们知道,犯罪行为的发生是由于人们在某种需要基础上产生的内驱力和外部诱因相互作用的结果。犯罪行为发生的时间、地点、方式、手段以及犯罪现场情况,无一不反映出具有个别特点的犯罪行为人的个性特征。因此,通过对犯罪现场痕迹物证的观察分析,可以推断犯罪行为人的心理特点和个性品质。再与现场访问等渠道获得的与案件有关的信息材料相互印证,即可为侦查破案提供行之有效的思路。

     

(二)心理痕迹分析的方法

     

犯罪行为是由犯罪心理控制并外化的现象,其实施过程将犯罪心理的信息凝固于这些物体上,使得被破坏了的自然物质成了犯罪现场心态的客观载体。

     

由痕迹的整理向恢复行为过渡

     

由行为的分析向推导心理过渡

     

二、心理痕迹与物质痕迹

     

心理痕迹与现场物质痕迹既有区别又有联系。

     

(一)两种痕迹的联系

     

物质痕迹是心理痕迹的载体

     

心理痕迹就其表现形式来看,只能依附于物质痕迹当中,只有在对犯罪现场物质痕迹进行全面、细致提取并勘查分析的基础上,才能获知心理痕迹。

     

心理痕迹是物质痕迹的前提

     

犯罪行为建诸于一定的犯罪动机之上,犯罪行为不可能发生在真空中,总和一定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相联系,也总会形成或留有一定的物质痕迹。因此,物质痕迹是心理痕迹的结果,心理痕迹是物质痕迹的原因和前提。

     

心理痕迹和物质痕迹之间可以相互印证、补充

     

两种痕迹源于同一犯罪现场,共同反映出犯罪案件的相关信息。物质痕迹折射出犯罪人的心理痕迹;心理痕迹也可提示犯罪人会留下或应当留下怎样的物质痕迹。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基于心理痕迹的可伸缩性,心理痕迹可从物质分析痕迹产生并扩大延伸,从而弥补物质痕迹反映的不足。此外,如果物质痕迹不能充分反映心理痕迹,则需进一步补充物质痕迹并最终达到信息一致,彼此印证。

     

(二)两种痕迹的区别

     

两种痕迹具有的属性不同

     

物质痕迹具有直观性、外显性、具象性,通过人的感官和仪器可以观察、提取、保存。心理痕迹依附于物质痕迹而存在,具有抽象性、内隐性和间接性,只能通过科学、细致、严密的分析来获得。

     

两种痕迹所起的作用不同

     

物质痕迹可以直接对犯罪事实其进行证实和说明,在司法活动中,可直接“呈堂证供”。心理痕迹则是为确定侦破方向和犯罪动机提供线索,并进一步帮助获取物质痕迹,其本身没有证据意义。

     

获取两种痕迹依赖的条件不同

     

物质痕迹获取更多的要依赖感观,依靠仪器设备,需要侦查员具有较强的观察力、过硬的现场勘验技术和对证据的高度敏感性。心理痕迹的获取更多依靠侦查员对犯罪人心理特点和犯罪心理规律的熟练把握,需要侦查员具有较高的抽象思维能力和较强的心理分析能力。

     

三、心理痕迹分析的内容

     

从侦查心理学的理论来说,所有的现场痕迹都应使用心理分析的方法加以整理,尽量复现每一现场痕迹产生时的心理状态。

     

举例:运用心理痕迹分析对抢劫犯进行心理画像

     

2005214日凌晨零时45分左右,江苏省东台市后港化学试剂厂厂长蒋顺荣夫妇在厂内宿舍被三名蒙面的犯罪嫌疑人持刀抢劫,三人将蒋妻林素芹砍死,又用胶带纸将蒋顺荣捆绑,抢劫现金5000余元、手机、金银首饰等物品后,驾驶着蒋妻的摩托车逃离现场。
由于犯罪嫌疑人精心预谋策划,消除了有用的痕迹和线索,依靠常规侦查手段,一时难以查明嫌疑人。在此案的侦破过程中,侦查人员拓宽侦查思维,尝试运用心理痕迹、心理画像这一崭新的侦查手段,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特征进行了深入分析:
   
分析一:犯罪嫌疑人的动机是为非法获取钱财。
   
理由:①作案人进入现场控制住受害人后,直接向受害人索要钱财。②受害人的伤情位置在左肩腋后四刀,其中一刀深达心脏,而非在其头部、胸部、颈部等人体致命部位。③受害人蒋顺荣在打开保险柜取钱后,作案人没有对其加害。据此,侦查人员分析作案人带工具主要是以制服受害人,加大受害人的恐惧心理,使其不敢反抗为目的。因此,受害人的死亡不是其目的,充其量只是一种放任行为。
   
分析二:作案人中至少有一人是住在本地或者在本地有落脚点。
   
理由:作案人作案后开走受害人的摩托车,而在逃离现场200米的不远处,因摩托车故障,将其丢弃在路边;而事后民警排查时未发现案发镇及周边镇在凌晨1时以后有送客的车辆。该镇位置偏僻,流动车辆、夜间送客的车辆极少,要逃到较远的地点必须有自备车辆。因此侦查人员分析:作案者的居住地或落脚点离现场较近,因而将摩托车丢弃不用也能迅速到达安全地点。
   
分析三:作案人中至少一人熟悉蒋家的情况。
   
理由:①作案人在现场蒙面,作案时尽可能少说话或变着嗓子说话。其中一个作案人进入室内后立即退守到门外,一直到作案结束都未再进入现场。这些迹象反映出嫌疑人的心理:我是本地人,你可能认识我或将来某个时候有可能认出我。②作案人未带交通工具。一般来说作案人为了方便逃离现场会事先准备交通工具,可此案犯罪嫌疑人却未准备交通工具,因此分析:作案人事前可能知道附近有摩托车等交通工具能让其快速逃离。③宿舍内的翻动不大。从案发现场来看,两受害入睡觉时脱放在沙发上的外衣未被翻动过,而是直接撬开南边办公桌的中间抽屉,打开保险柜,将受害人林素芹放钱的包带走。据了解,受害人平时身上衣服口袋内从不放钱。作案人的目的是钱,如果不是十分了解受害人的用、放钱习惯,作案时依常理应翻动受害人的外衣口袋。
   
分析四:作案人年龄不大,急需用钱,事前选定明确目标。
   
理由:①作案时间选择在大年初五至初六夜,这一期间一般人都应在家过年。从正常的犯罪心理分析,作案人应选择在春节前作案,而在节后用钱量、途径相对较少,获取大量钱财的机会减少。只有经济拮据、思维比较简单、节后急需用钱的人才可能选择如此时机实施抢劫。②蒋在该集镇不是很有钱的老板,该镇比他有钱的老板多得是。③作案人选择的进口在厂区东侧的隐蔽处,如对厂里的情况不熟悉或是外来流窜人员作案不会选择此处。
   
通过综合对现场心理痕迹的分析,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的心理特征进行了刻画,列出排查条件:1、三人经常在一起活动的人员;2、具有侵财、持械斗殴等暴力性行为的人员;3、曾有过类似作案手段的人员; 4、与该厂及受害人的居住地、生活地、生意上有来往的人员;5、案发后有反常情况的人员;6、体貌特征、年龄相符的人员。

     

由上述案件,我们可以看到心理痕迹分析内容包括:

     

(一)分析刻画犯罪的动机和目的

     

(二)分析刻画犯罪人的智能和职业特征

     

举例:“米姬·皮斯托里斯”是南非一名犯罪心理学专家,他善于利用心理分析的方法,窥探连环杀手的内心世界,协助警方破获了一个个大案。1986年以来一个连环杀手在这一地区屡屡作案,罪犯经常在普兰火车站附近劫持男童,再带到偏僻的地方,掐死男童,然后再将他们鸡奸。罪犯已经杀死20多个男孩。米姬看了现场,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最后用心理分析的方法作出画像:杀人凶手是个黑人同性恋者,年龄在30-35岁之间,是个小学教师、警察或基督教博爱组织的成员。此人穿戴整齐,办事斯文,仍然与父母居住在一起。杀手在童年时期曾遭受过性侵害,很可能在精神病院接受过治疗。

     

米姬是根据什么来对凶犯进行心理画像的呢?为什么是黑人?因为在普兰这样一个黑人居民占90%以上的穷苦地区,若是一个白人作案,绝对不会劫持20多个孩子而不被人发现。至于罪犯的年龄,在一般情况下,这种犯罪多发生在25岁左右,此人在8年前就开始在此地作案,现在理应是30多岁的人。她从死者被鸡奸断定凶手是同性恋者,并在童年时期被别人鸡奸过。至于凶手仍然住在父母家里,米姬说,因为这样一个人不可能结婚,也不会有自己的单独住所,他若有自己的房子,可能会将小孩骗到他的家里。米姬从作案现场发现,这是个较有条理的人。至于凶犯的职业,米姬认为,只有小学教师、警察和基督教博爱组织的成员,才会懂得怎样与儿童对话并博得他们的信任,使这么多孩子都乖乖地跟他走,而没有产生任何怀疑和反抗,孩子都是下午上班时间被杀害的,这一点说明凶犯的时间相对自由。

     

警察局根据米姬的分析绘制出罪犯的图像,很快抓获凶犯西蒙。

     

西蒙曾经当过小学教师,也参加宗教组织的活动,并准备当预备役警察。他现年33岁,单身,与父母住在一起。平时,他衣帽整齐,为人随和,面带笑容,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好公民。一个时期以来,他经常感到精神恍惚,并伴有幻听,因此进了精神病院,接受医生的治疗。他的犯罪动机究竟是什么呢?西蒙交代说,他在8岁那年曾被比自己大10岁的哥哥鸡奸过,他一直在羞辱和仇恨中生活。这种心情经常导致他精神恍惚,自己本来是性侵害的受害者,但他耳边好像老是有一个声音命令他去加害别人……

     

【案例分析】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心理痕迹剖析案件,米姬根据犯罪人现场状况,刻画了犯罪人的职业、年龄、生活经历及精神状况等。

     

(三)通过言语分析刻画犯罪人的个性特征

     

言语是人类思维和交流的工具,通过言语可以获得对其情感、意志、认识及其个性品质的判断,犯罪人的言语,可以直接透射出其心理痕迹。首先,从犯罪人在作案过程中和作案后的言语内容可以分析犯罪人的个性特征。如一些抢劫、伤害、诈骗等案件,犯罪人在与受害人接触的过程中,可从犯罪人的语速、内容、方言等方面判断犯罪人的个性特征和生活习惯,由此来为侦查破案提供帮助。其次,从书面语也可分析犯罪人的个性特征,书面语言由于书写时多经思考,不像口头语言那样简单、直白,往往更能从其书写风格、文法句法、修辞、逻辑等方面,比较准确地反映出犯罪人的知识水平和思想状况,即使是有所伪装,如字迹、句法,也能从其流露的固有的习惯中探知其个性特征。

     

(四)从遗留痕迹中分析犯罪人的行为习惯

     

人们的任何活动都可能无意中暴露其行为习惯,特别是生活习性。在进行现场勘查和分析时,可以发现犯罪人的某些行为习惯,如吸烟、吐痰、左撇子等。一些惯犯由于长期进行某种犯罪活动,在作案时间、作案对象、作案工具、作案路线、作案手段、作案方法、对现场的破坏、伪装等方面形成定型,从而在不同的案件中留有相同或雷同的痕迹物证。这样,可从不同案件所留下的雷同痕迹中,找出其共同性,这也是侦查实践中并案侦查和一案带多案的前提。

     

(五)通过分析作案过程,分析刻画犯罪人的意志特征

     

由于犯罪行为的反社会性,任何一个犯罪人都会遇到来自本身(如作案的决心、身体的素质、技能的好坏等)和社会环境(法律不容、防范严密、现场条件不利等)的障碍,经常会面临各种心理矛盾。因此,“干与不干”、犯罪活动是否进行下去,是与支撑或否定其行为的意志特征密切相关的。鉴于意志特征的两极性,犯罪人支撑其犯罪行为的意志越坚定,克服一切困难、创造一切条件达到目的决心也就越大。反之,如果在犯罪行为的进行中,由于犯罪人的良心发现、遇到阻碍(被害人反抗或被人发现等)、恐惧或后悔等情况出现,犯罪人否定其犯罪行为的意志就会发生作用,进而影响其犯罪行为的事实。因此,分析刻画犯罪人的意志特征,对制定侦查方案,设计侦查谋略是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