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国过失犯罪激增、重大事故频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部分公民法制观念不强,安全防范意识谈薄;一些企业片面追求眼前经济利益,放松安全管理,安全生产方面投入不足;个别领导干部官僚主义严重,漠视国家人民利益,甚至于徇私枉法、见利忘义,为存在安全隐患的违法生产者大开绿灯,在事故发生之后又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极力袒护肇事者等。除此之外,还应当看到,理论上对过失犯罪的内在特性、生成机理、控制对策等缺乏深入的研究,也是影响到有效防治过失犯罪的原因之一。所以应加大对过失犯罪原因的分析研究。我们从影响过失犯罪的主体因素和主体外因素来进行分析。

     

一、影响过失犯罪的主体因素

     

过失犯罪与犯罪主体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不良表现或缺陷有一定的相关。可以说,正是由于犯罪主体自身存在着一定的过错,他才对过失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

     

(一)影响过失犯罪的生理因素

     

在许多过失犯罪的案件重,我们都可以发现过失犯罪人处于不良的生理状态,此时的生理特征正是造成某些过失犯罪的一种内在动因。容易造成过失犯罪的生理特征有:

     

1.生理缺陷或疾病

     

2.疲劳状态

     

3.麻醉与醉酒

     

4.生物节律

     

5.年龄与性别

     

(二)影响过失犯罪的心理因素

     

1.态度

     

态度是个体对于各种事物和现象所持有的一种协调一致的、有组织的、习惯化的行为准备状态和心理倾向。一般来说,对人对事态度不端正是过失犯罪的重要心理因素之一。社会上一些特殊的职业和工作,如车、船、航天、航空器驾驶员,自动仪器、仪表操纵者,医生和建筑、煤矿、铁路工人及其指挥者等,如果所持态度不当,就可能引起重大责任事故,容易构成过失犯罪。

     

造成过失犯罪的不良态度主要有:其一,不负责任态度。从事危险职业工作者,缺乏责任感,对工作不负责,作风拖沓,自由散漫,思想不集中,技术操作漫不经心,随随便便,极易引起重大责任事故,造成过失犯罪。其二,对抗态度。由于对上级或管理部门心怀不满,持对抗态度,其注意力常难以集中,对规定的任务、要求和纪律忽视,对正确意见和批评不愿接受,因而容易引起事故,造成过失。其三,傲慢和固执态度。态度傲慢者,每每妄自尊大,目空一切,自以为是,固执己见,把自己的片面经验当作有效可靠的准则。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持傲慢和固执态度的人常听不进不同意见,并产生行为偏差和错误。若是决策指挥者,更易酿成重大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事故。其四,自私态度。把私人利益放在工作利益之上的人,在工作中往往分散注意,去干个人私事,或因私人原因擅离职守,以至造成重大责任事故。其五,偏颇态度。行为人不依据客观事实和实际经验,却对他人或事物持有某种特殊的感情或见解(偏见),即为偏颇的态度。偏颇的态度常来自各种社会因素冲突所产生的种种不合公理的观念。受偏颇态度影响而实施某种行为,其决意和行为的倾向性十分明显,常常导致行为人忽视其应尽的注意义务和不为应作为的行为。

     

2.认知与思维

     

不正确的思维与认知是过失犯罪的重要心理因素之一。在主客观相背离的情况下,个体的认知没有反映出事物的本质特征,对行为是否会发生危害结果做出了错误的估价,是过于自信过失发生的重要心理原因。另外,作为对客观事物的不正确认识的错觉也是造成疏忽大意过失犯罪的心理因素之一。当前知觉与过去经验相矛盾,或者思维推理上的错误等,都是产生错觉的原因。例如,某人外出打猎,看见一黑影在水沟边移动,误认为是野猪在喝水,于是举枪射击,结果误将一个摸鱼的人打伤,造成过失伤害。

     

3.注意

     

注意是指心理活动对一定对象的指向和集中。它是人适应环境、掌握知识、从事实践活动的必要条件。注意涣散与分心是造成过失犯罪的重要心理原因之一。因为无论是疏忽大意的过失还是过于自信的过失,都是以不注意为前提的。在过失犯罪中,犯罪人不良注意品质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注意分配不当

     

2)注意的转移不当

     

(2)    注意力不集中

     

4.记忆

     

记忆缺陷与失误,会造成行为偏离正确的方向。如遗忘、回忆中的障碍、再认中的错误,以及记忆过程中的抑制等,都会使行为人对外界事物的认识发生差错,导致行为的失误。在司法实践中,由于记忆失误而造成过失行为,是屡见不鲜的。因为在许多工作岗位,都必须遵守严格的纪律和规章制度,才能保证安全。有的操作人员忘记了有关规定,违反工作纪律,构成疏忽大意的过失罪。再如,因遗忘丢失重要文件包,构成过失泄密罪;因忘记关掉煤气,造成失火罪;因忘记从枪中卸下子弹,造成过失杀人罪等,都说明遗忘和过失犯罪有密切联系。

     

4.情绪

     

情绪变化与过失犯罪的关系十分密切。情绪来源于需要的满足与否所产生的态度体验,反过来说,情绪又对人的全部心理活动和行为产生重要影响。特别是在强烈的刺激作用下产生的消极情绪,如恐惧、愤怒、狂喜、绝望、悲哀等,不但影响人的知觉、注意、记忆和思维判断的准确性及其效果,而且影响到人的行为,使决策出现失误,操作动作出现变形或异常。在此种情形下,行为人往往无法实施合理的行为(作为或不作为),容易构成过失行为。此外,过分冷淡的情绪,对人对事漠不关心甚至厌烦,会使行为人精神不振,缺乏应有的热忱,忽视或遗忘自己应负的注意义务,注意力分散,使本应防止的危险不能得到及时制止,因而容易发生事故;过分紧张和焦虑的情绪,会使内心失去平衡,对面临的危险手足无措,也极易造成过失行为;处于激情状态下的人则难以控制自己的言行,不能预见行为的后果,难以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理智地控制自己的冲动,因而也容易引发事故。

     

案例:马德辉过失致人死亡案[1]

     

马德辉,男,35岁,汉族,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人,初中文化,个体运输户,与被害人赵艳萍系夫妻关系。200022821时许,被告人马德辉抱其子马涛(6)由其父母家回到自己家后,将马涛放在炕上睡觉,让正在看电视的赵艳萍给马涛盖上被子,越艳萍不愿意,要马德辉给马涛盖被子,为此俩人发生争吵、打架。马德辉将赵艳萍推开后,仰面躺在炕上;赵艳萍又上炕骑在被告人身上与其厮打。此时,马德辉一只手托住赵的下颌,猛地一起身,俩人同时翻落在地,赵艳萍的头部撞在水泥地面,当即昏迷。马德辉赶紧掐赵艳萍的人中部位,将赵掐醒,然后与女儿马晓丽(11)将赵抬上炕,给她灌了一杯水,让她睡觉。此时,马德辉以为赵并无大碍,随后自己也睡觉了。次日早晨,被告人的母亲马瑞霞进屋发现被害人的嘴角有白沫,昏迷不醒,即与被告人马德辉等人将赵送往县医院抢救。马害怕自己负责任,遂告诉医生赵艳萍昏迷是服了毒药所致,该医院便采取灌肠洗胃的治疗方法对赵艳萍进行抢救。在抢救不见效后,马德辉很快将赵艳萍转至哈密红星医院抢救,但终因抢救无效,赵艳萍于35日死亡。323日,被害人赵艳萍的父亲向县公安局报案。325日,法医开棺验尸体,证明被害人赵艳萍系钝物外力作用导致严重的颅脑伤、颅内出血而死亡。

     

【案例分析】此案属于典型的过失杀人案。犯罪人马德辉在激情支配下,不能控制自己言行,丧失理智也无法预料行为后果,致发生了被害人被撞伤的结果。当被害人被撞伤后出现昏迷症状时,犯罪人应该注意认识而没有注意,致使被害人死亡,这都是由于他疏忽大意的过失行为造成的,造成恶性后果的发生,虽然犯罪人没有主观的故意,但与他不良的心理品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5性格与气质

     

性格是个性中具有核心意义的心理因素,它具体地表现出一个人的品德和世界观。大量的实例表明,消极的或不良的性格特征,有可能形成过失犯罪心理。例如,遇到危险时,有的人经常表现为勇敢、机智、冷静、沉着、果断地采取正确的防范或解救措施,有的人则经常表现为震惊、恐惧、慌乱、冲动,不顾一切地消极逃避或盲目徒劳地抵御。具有后种性格的人,常常构成过失犯罪行为。性格也总是表现出一个人独特的、稳定的个性特征。例如,有些人平时即细致认真,在未对时局做认真、全面的分析之前,从不妄下结论,不贸然行事,对行为可能遇上的困难或险情常有充分的估计,并有预定的应急心理准备。一遇意外情况,他们能有条不紊、正确有效地应付;而有些人事前对行为性质、方案、后果常无细致的分析,对行为的困难和可能发生的后果未做充分的估计,一旦意外发生,便会陷入束手无策、惊惶失措、无以应付的窘境。

     

6.智能与经验

     

智能与经验也是过失犯罪的相关心理因素。通常,智能低的人发生过失的情况要多于常人,因为智能低的人,对一些易产生危险的技术性操作,掌握上有困难,或对其危险性估计不足;而且由于智能低反而无所顾忌,胆大妄为,所以易于发生过失。但有些智能高者自以为是,过于自信,忽视危险性的存在,也能造成过失。当人们通过实践积累有丰富的知识,经验之后,其再次进行活动成功的可能性较大,失误较少。实践活动的失败往往与缺少知识和经验有关。因为知识经验不足,必然对行为的危险性缺乏预见;当活动发生危险时,也不能有效地摆脱危险,无法避免危害社会的结果。

     

   7.无意识因素

     

许多研究表明、在过失犯罪中存在着无意识现象。人在执行任务和进行实践活动中,必须意识清醒,集中注意,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完成任务与活动的顺利进行;然而,意识状态很难始终如一,偶尔因疲劳而打磕睡或受药物影响,有可能陷入意识浑浊状态,此时极易发生注意分散和操作失误而导致过失行为。从许多案例看,无意识因素确实存在于过失犯罪之中。例如,在疲劳、酗酒和酒精中毒状态下,行为人意识不清晰,有部分未被意识到的倾向,这种无意识的成分会影响到行为的灵活性和准确性,影响到判断的正确性,进而导致过失犯罪行为的发生。此外,在冲动性行为、不良习惯和定势等所引起的过失犯罪中,都存在着无意识因素。

     

(三)影响过失犯罪的行为习惯因素

     

过失犯罪行为的发生除了上述客观诱因和行为人的生理、心理因索外,还与行为人的不良习惯有一定的关系。在司法实践中,容易导致过失犯罪的不良习惯有以下两类:

     

1. 日常生活中的不良习惯

     

在日常生活中,有些人的不良习惯在特定的场合下容易引起过失犯罪行为的发生。例如:卧床抽烟的习惯,如果抽烟人入睡,容易引起火灾;用危险方法开玩笑的习惯,如果枪对准他人开玩笑,或在高楼平台上往下推挤他人开玩笑,容易造成伤害或致人死亡的过失犯罪;家长管教孩子的不良习惯,如棍棒教育、体罚教育等,容易导致过失伤害或过失致人死亡的危害结果发生。

     

2. 技术操作中的不良习惯

     

在工作中,特别是在技术操作中,行为人必须要按照技术规范和要求进行操作,否则,就容易引起过失犯罪行为的发生。例如,超速开车的习惯,容易酿成车祸;建筑工程中,不按工期要求,盲拼追求效率,提前竣工,容易留下事故隐患。此外,在技术性工作中,行为人还必须具备一定的技能与熟练。如果行为人不掌握一定的技能,或者虽有一定技术但不熟练,就不能轻松自如地进行操作,使大脑总是处于紧张状态,手脚外于忙乱状态之中,容易在忙乱中出错,尤其是自动化操作台和仪表系统,如果在技能掌握与熟练程度上有缺陷,一旦发生意外情况,就会出现操作失误,导致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构成过失犯罪。

     

二、影响过失犯罪的环境因素

     

过失犯罪同故意犯罪一样,也是由客观诱因所引起的。由于过失犯罪所产生的危害结果,是犯罪人不情愿看到的,是犯罪人不希望发生的,因此引起过失犯罪的客观因素就可能比情愿(故意)犯罪的客观因素更为复杂一些。引起过失犯罪的客观因素虽然复杂,但综合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类[2]:

     

(一)情境因素

     

    情境是由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和人际关系等因素构成的对个人产生心理影响的综合性氛围。由意外情境构成的情境压力,是影响个体行为,导致工作失败,乃至造成过失行为的客观因素之一。意外情境是指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中各种正常联系或关系的中断或突变。由于这种中断或突变,是在主体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发生的,并且超出其经验与认识处置能力,就会对行为人的心理和行为产生不良影响。因此,一旦发生意外情境,行为人就有可能出现惊惶失措,应激不良,从而导致过失犯罪行为的发生。可能引起过失犯罪的意外情境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自然方面的意外情境

     

    (1)自然灾害

     

    自然灾害是指不依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由自然原因引起的灾害。例如,火灾、水灾、地震、雪崩、山体滑坡、海啸等。在自然灾害来临之时,有些负有特殊责任和特别注意义务(如消防队员、抢险救灾人员和各级行政长官等)不宜紧急避险的人,但却贪生怕死,只顾自己逃命,忘掉自己应负的责任,造成重大损失者,应负玩忽职守罪的刑事责任。对自然灾害负有预测、预报或通讯联络责任的人员,如未能恪尽职守进行预报和传递信息,以致造成海上作业、航空、农业等部缺乏预防措施,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损失者。也应负相应的刑事责任。此外,异常的自然条件,如大雾、冰雹、气流等,容易造成车船、航空事故,如果行为人稍一疏忽,即可能发生车(机、船)毁人亡的惨祸。

     

    2)意外事故

     

因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而造成的中重大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事故,虽然其危害结果不符合行为人的主观意愿,仍然应负相应的刑事责任。如违反危险物品管理的规定,在物资储存、运输过程中引起爆炸、燃烧;违章操作,引起机械事故的有关管理人员,凡其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者,应根据具体情节轻重,追究刑事责任。

     

(3)危险工作情境

     

易燃、易爆物品的生产及管理,有毒、核辐射的工作环境,高空作业、带电作业以及其他危险工作环境,灯光昏暗、噪声过大、色彩纷乱、粉尘厚密等不良工作环境,黄昏、黑夜、交通高峰期等不利的时间因素等,往往使职工产生恐惧、不安和焦虑心理,在心理压力过大、难以承受的情况下,如果操作、处置不当,或对外界变化未能做出正确反应,也容易造成危害后果的发生。

     

2.社会方面的意外情境

     

1)挫折

     

市场竞争失败,事业上受挫,职业无保障(因过失或不称职被解雇)等,容易造成心理上的焦虑、沮丧,产生过失行为。

     

    (2)变故

     

亲人死亡、失踪、婚变以及其他变故,造成情绪波动不安,均有可能产生过失行为。

     

(3)纠纷

     

当发生财产纠纷、知识产权纠纷、名誉纠纷的情况,行为人心绪不宁,烦躁不安,易于产生过失行为。

     

(二)舆论因素

     

舆论因素是指多数人对大家所关心而又有争议的问题所持的共同意见或态度。某种一舆论一经形成,便会在客观上成为一种社会压力或社会支持,对有关的人或事发生影响。如果这种舆论不正确,造成错误的行为导向,便有可能促使个体产生过失或故意犯罪行为。

     

   (三)工具因素

     

    任何生产都需使用工具。工具的好与坏、先进与落后,对工作效率产生重大影响。工具因素也是造成过失的一个重要因素,一般在以下三种情况下易于发生事故:

     

    1.使用熟练工具

     

    行为人熟练地掌握该工具,容易产生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的心理,造成过失犯罪。例如,射击教员使用自己熟悉的枪支,忘了检查是否己卸掉弹匣,举枪瞄准扣动扳机,造成事件。此外,当使用熟练工具时,因为用得顺手,有时行为人疏于检查,对工具隐藏的故障不易察觉,容易发生意外事故。例如,司机开车前未发现刹车失灵,行车时造成交通肇事。

     

    2.使用陈旧工具

     

陈旧工具是指使用时间较长、性能有所减退的工具或超过使用年限的工具,有时仍在继续使用。例如,某些陈旧的机床、机械设备、蒸汽高炉、应淘汰尚未淘汰的车船、体育用品和器材等,因其越过使用期限,性能减退,故障增多,发生事故时性质也较严重。

     

3.使用高科技工具

     

    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及其在生产、生活中的广泛应用,是当代过失犯罪率增多的重要客观原因。因为,一方面,现代科技使危险源成倍增加,如电气化、自动化、化学化、核能化工具和现代自动人管理的使用,使得操作上要求十分严格,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重大损失。另一方面,现代科技使从事危险工作人员增多,加重了人的心理负荷;同时对从业人员的业务素质、心理素质和操纵工具的准确、熟练程度和反应的敏捷性、及时性均有较高要求,由于素质不高和心理负担过重,也增加了过失犯罪的可能性。

     

    除了以上客观诱因外,有些过失犯罪(如交通运输等方面的过失犯罪)还与被害人的过错有着密切联系。例如,两辆汽车相撞,可能主要肇事者一方和被害者一方均有违反交通规则的地方,均应负不同程度的责任。汽车司机撞上骑自行车者,也可能是因为骑自行车者闯了红灯,违反交通规则所致。据此,可以说,被害人的违法违规及过错行为,是导致过失犯罪的一个重要客观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