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集群犯罪的概述

     

(一)概念

     

人们在激烈的互动中自发产生的、无指导、无明确目的、不受正常社会规范约束的,由众多人的狂热行为导致的犯罪。

     

(二)与团伙犯罪、有组织犯罪的区别

     

1.集群犯罪成员人数较多,但彼此之间互不相识,他们偶聚一起,缺少事前的沟通、交往与联系。

     

2.除极少数别有用心的首犯、实施犯之间有一定联系和组织外,从整体上说,绝大多数成员之间是无组织联系的,属于乌合之众,一旦犯罪事件结束,便自动解散。

     

3.绝大多数成员之间无预谋和通谋,集群犯罪常由偶然事件诱发,具有很强的情景性和情绪色彩。

     

(三)集群犯罪类型:

     

1.聚众哄抢财物行为

     

聚众哄抢财物行为主要是指对运输、储存过程中的资金和物品,基于某种特殊原因,多人集聚哄抢,以非法占有物资的行为。例如,据报道,劫匪抢劫银行现金后乘摩托车逃窜,不慎将一口袋现金掉在地上。周围人等纷纷上前哄抢,场面一时混乱,附近加油站职工手拉手维持秩序,一些职工的手被抢钱人员踩烂。事后,追回大量银行资金,并对首要哄抢人员给予了相应的刑事制裁。

     

2.普通泄愤集群行为

     

在社会矛盾日益复杂多样化的今天,一些人会基于自己的特殊际遇或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因无法正确面对和解决而采取在公共场合结集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例如,因拆迁、征地、体制改革、下岗及所有制变更等原因,个人利益受到损害,便产生现代更普遍的集群行为。应该说公民都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但在行使自己权利的同时,须注意方式和分寸,若是在合法表达自己情绪的过程中,把握不好或情绪激化,便可能由合法变为非法甚至犯罪。这类集群行为还包括球迷暴力事件

     

 3.政治动乱或骚乱事件

     

这是由一定政治原因引起,或者虽因一般社会问题引起但在发展过程中受政治阴谋分子利用或操纵的事件,它最终显示出浓厚的政治色彩。

     

二、集群犯罪人心理特征

     

举例:2005安徽池州发生“6·26”群体性事件,4名乘车者与行人刘亮发生争执,将刘亮殴打致伤。这本来是一件普通的汽车撞人纠纷。然而到当天晚上,这已经发展成为一起打砸抢烧的群体性事件,造成多名武警和民警受伤,4辆车被毁,派出所被砸,一超市被抢。据记者调查,事态的发展是由很多因素促成的:有不实的传闻,有不法分子的煽动,有处置的不当……其中不实的传闻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6261430左右,一辆牌照为苏Z的本田车在池州市区翠百路菜市场门口与一个本地青年相撞并发生争执。驾车者是来自福建省莆田市的吴军兴,车上还坐着3人,其中23岁的王野和李海燕是吴的保安,24岁的王鑫则无业。本地青年名叫刘亮,22岁,正在安徽合肥一家电脑学校上学,因为暑假而回到家中。吴军兴和刘亮相撞,吴要刘赔偿,刘则希望吴送他到医院检查但被拒绝,争执中刘亮打了本田车的倒车镜,于是被车上的保安打,据说,吴还说了一句,“打死了不就是赔30万嘛”。一位目击者说“小孩鼻孔、眼睛都流血了,大汉抓起小孩的头发说,给你爸打电话,叫他来赔钱,小孩打电话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打过电话,他就坐在地上了”。有人报了警,2名值班民警和1名协警员立即赶往现场,市民指认车上乘坐人是打人者,民警示意其下车,但乘车人拒不开门,民警叫了一辆的士送刘亮上了医院,随后,警察把本田车和乘车人一起带回了距离几百米的秋浦路九华派出所调查,而围观市民也跟着到了派出所门口。这时有传闻说:“学生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这样传闻深深刺激了围观群众,而事后,了解到刘亮并未死亡,只是全身多处受伤,并无生命危险。

     

当围观的群众看到警察没有把打人者铐起来,而且还上了他们的车,便认为是与他们一伙的,有人说:“老板是来投资的吗,有钱人谁敢惹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鱼龙混杂啊,旁边就是网吧,可能有一些社会上的人,人们也开始议论纷纷,民众要求警察把人交出来,认为,“警察在袒护打手,袒护商人,因为他是江苏的老板嘛”。

     

局势越来越混乱,据在现场的当地记者估计,应该有上万人。很快,武警也出动了。武警一来,人就动得更厉害,前面的人在围观,后面有人扔水瓶、石块、鞭炮进来,18时左右,车子被掀翻了,哄抢超市事件也发生了,1850分左右,已被掀翻的本田车被烧毁,随后,人们的目光转向了停在派出所门口的一辆警车,愤怒的人们把警车推倒,还有人拿工具砸警车车窗。

     

事态发展越来越严重,最后省公安厅调集警力增援,副省长、池州市委书记何闽旭、省公安厅厅长崔亚东先后从合肥赶到池州。2340分,700多名武警赶到现场,局势才被控制住了。

     

这是一起典型的集群犯罪事件,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集群犯罪产生主要心理原因及特点:

     

(一)         集群犯罪形成的心理原因

     

1.        社会矛盾的积聚和社会心理的躁动

     

台湾学者蔡墩铭认为,引发集群犯罪的直接原因是群众的心理原因,即在社会公众中产生的普遍之不平、普遍之失望、普遍之憎恶与普遍之恐惧。就我国现实状况而言,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建设成就巨大,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但由于改革和建设缺乏经验,产生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悬殊、腐败现象滋生,造成社会矛盾积聚和社会心理躁动不安,这种心理沉淀,一旦有适当的时机和环境,就有可能借机发泄,本案例就暴露出干群关系,警民关系的紧张及人们仇富心理。

     

2.        无责任性或责任扩散心理

     

由于集群行为中,犯罪人具有明显的匿名性特征,犯罪人之间互相不认识,(如从四面八方聚集的人群),因而解除了犯罪人对行为的责任心,随意放纵自己的行为,即使有非常偏激的言词或作出残忍的行为,主观上认为也不会有人知道,或者认为由集群行为导致的犯罪不会被惩罚,即使惩罚,也不会对所有的个体都加以惩罚,因而,犯罪人都很可能采取极端的犯罪行为。

     

3.      求发泄与求表现心理 

     

从心理动因上分析,参与聚众犯罪的大多数人的犯罪目的并不在于颠覆政府或捞取钱财,而在于发泄心中的不满,和通过犯罪行为的实施,求得暂时性的心理平衡。有些积极参与者,在集群互动中,力求表现自我的存在,获取他人的赞赏,以寻求心理上的自我显现和自我满足。当然,也有少数人是借机达到抢劫财物、污辱妇女的犯罪目的。

     

4. 对传播媒体中消极因素的模仿 

     

随着电视、录像等传播媒体在社会生活中的普及与深入,使以往封闭的公众接触到西方的足球场暴力事件、街头骚乱、种族歧视等集群行为与骚动的直接形象,因此在不满和躁动的心态下,加以模仿,并引为时髦。

     

(二) 集群犯罪的心理特点

     

1.    去个性化

     

去个性化是一种自我意识下降,自我评价和自我控制能力下降的状态,丧失自我。群体化活动是去个性化最常见的情境,在去个性化的情境中,人们往往表现得精力充沛,不断重复一些不可思议的行为而不能停止在去个性化状态下,人群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目标,并且攻击的强度远超寻常而不能停止。

     

2.    非理性

     

3.      情绪狂热。

     

4.      极强的易暗示性。

     

三、集群犯罪人行为特征

     

1. 自发性

     

2. 狂热性

     

3. 非常规性

     

4. 短暂性

     

5. 有广泛的、普遍的或富有刺激性的诱发因素

     

6. 行为后果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