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组织犯罪又称集团犯罪,是一种日益国际化的犯罪现象。这种犯罪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也极大的影响着社会稳定和国家政治经济制度的正常运转。所以,必须加强对有组织犯罪的研究,以提高打击和预防的针对性。

     

一、有组织犯罪的概念

     

有组织犯罪,是犯罪学概念,国际上对有组织犯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没有明确界定,我国对有组织犯罪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的理解。

     

从狭义上理解有组织犯罪,即黑社会,是指那些高度发达的、有严密组织机构,等级森严,成员众多,控制一定地域和行业的犯罪组织。如意大利的黑手党、哥伦比亚麦德林贩毒集团、香港三合会、日本的山口组等犯罪组织。

     

广义上理解有组织犯罪是指多人实施的具有一定组织形态的共同犯罪。[1]从三个方面来理解:

     

一是有组织犯罪是一种经常的、稳定的共同犯罪;二是有组织犯罪以一定的组织形式存在的犯罪活动;三是有组织犯罪有一定的活动目的,即为谋取的不法利益或好处。

     

二、有组织犯罪的现状和特点

     

举例:梁旭东带有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

     

1998年,破获长春建国以来最大一起带有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这是集杀人、抢劫、敲诈勒索、绑架、聚众斗殴、设赌抽红、组织卖淫嫖娼等多种犯罪于一身的特大犯罪团伙,几年来先后作案百余起。其中,重特大案件70起,杀死4人,杀伤33人,抢劫、敲诈、诈骗财物数额巨大。其犯罪气焰之嚣张,手段之残忍,危害之严重,在吉林省乃至全国都属罕见。主犯梁旭东具有多重身份,公开身份是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普通刑警,吉利亚饮食娱乐集团董事长,另一身份就是黑社会老大。身为普通刑警,梁旭东却穿着名牌服饰,驾驶高级轿车,长年包租五星级宾馆总统套房,出席豪华宴会还常有官员相陪。一段时间里,梁旭东真的成为长春市“黑白两道”都走得通的人物。即使在被刑事拘留以后,他还叫嚷:“我上面有人,一、两个月就能出去!”梁旭东之所以如此嚣张,当然与其多年苦心经营的犯罪团伙势力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了雄厚的经济实力和政治保护伞。梁旭东案发后,“拔出萝卜带出泥”,与之有牵连的党政干部达30多人。1994年以来,梁旭东在精心组织犯罪团伙的同时,通过各种合法与非法手段聚敛钱财,并逐步形成了总资产达2000万元的餐饮娱乐企业集团。案发时,公安人员在他家里仅车钥匙就发现了28把。

     

从此案中,我们可以看出,目前我国有组织犯罪特点是:

     

1、人数众多,有自己的名称、帮规和较为严密的组织纪律和行为规范,成员相对稳定,分工有序,等级森严。从梁旭东案件可以看出,犯罪成员较为固定,以犯罪作为一种职业和谋生的手段,根据分工的不同“各司其职”,而且有严格家法:下级有事必须请示报告,对“组织”要绝对忠诚,不许中途退出。如违“家法”,轻则剁掉手指,重则打折腿。

     

2犯罪反侦查能力较强具有一套能够逃避社会控制和法律制裁的防护体系,并营造保护伞,向政府渗透。梁旭东就借职务之便,结交大批公职人员,编织个人“关系网”,为其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保护。目前已初步查清,梁旭东黑社会性质团伙案共涉及党员干部35人,其中包括警官检察官法官司法警官、甚至高级领导干部等。这些人或利用职权为梁旭东谋取利益,或为梁及其团伙成员洗脱和掩盖罪行,客观上推动了梁旭东团伙的迅速壮大,使其在社会上违法犯罪更加有恃无恐

     

4. 犯罪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牟取暴利,以商养黑。

     

5. 以暴力作后盾,有先进的武器装备。有组织犯罪惯用的手段是依仗暴力手段或以暴力威胁,迫使他人就范。尤其带有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其发家史都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6. 具有较强的本土性、区域性。由于受人员、资金、经验等方面的限制,我国有组织犯罪主要利用区域的控制优势,东部沿海的黑社会从管理手段、经营和势力范围更接轨于海外,西部地区更具乡土特征,有家族式特点。

     

三、有组织犯罪人的心理特征

     

(一)有组织犯罪人心理形成要件

     

1. 共同的不良需要是有组织犯罪心理形成的基础

     

2. 亚文化层面上的共同意识是形成有组织犯罪的情感基础

     

3. 首领人物出现是有组织犯罪形成的必要条件和标志

     

(二)有组织犯罪心理特点

     

1.恶性膨胀的金钱欲

     

2.对首领的权威和组织管理的绝对服从感

     

3. 相似的动机与强烈的归属意识

     

4. 心理的受暗示性与情绪的感染性

     

5.强烈的罪责扩散感

     

四、有组织犯罪的行为特征

     

与有组织犯罪人的心理结构、心理特点相适应,其行为具有以下一些基本特征:

     

()犯罪计划的周密性

     

因为有组织犯罪集团是以犯罪为职业的,所以,它在周密计划之前不会轻易地实施犯罪行为。相应地,有组织犯罪成功的可能性比较高,也较难侦破。

     

()犯罪类型的限定性

     

有组织犯罪所实施的犯罪,大多局限于一定范围的犯罪类型上,其中常见的有制毒、贩毒、组织色情活动、走私、拐卖人口等等。

     

()犯罪活动的控制性

     

有组织犯罪完全按照事前的行为计划实施犯罪活动,虽然犯罪活动中有不同的分工,各行其是,但从整体而言,其整个犯罪过程都在集团头目的实际控制之中。

     

()犯罪行为的暴力性

     

绝大多数的有组织犯罪本身,从犯罪内容到犯罪手段都具有明显的暴力性质;即使是一些非暴力性的有组织犯罪,由于其犯罪行为与法律的极端对抗特点,它们无不以暴力作为犯罪行为之后盾。与此相联系,其社会危害性极端严重。有组织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在整个犯罪体系中属于登峰造极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