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信仰型犯罪概述

     

()信仰型犯罪概念

     

信仰型犯罪,指由反社会的信仰所导致的犯罪。信仰型犯罪是一种与物欲型、性欲型、报复型犯罪不同的类型犯罪,在国际犯罪中具有特殊性,在我国司法实践中虽然为数较少,但其危害十分严重,因此在犯罪心理学的分类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

     

()信仰型犯罪的主要类型

     

1.政治信仰型犯罪

     

政治信仰型犯罪,指由于政治信仰引起的动机所导致的犯罪。从我国司法实践来看,这一类型犯罪也即危害国家安全罪。这种犯罪人数量很少,但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严重。

     

2.宗教信仰型犯罪

     

宗教信仰型犯罪,指由于某种宗教信仰所引起的动机导致的犯罪。这类犯罪人所具有的宗教信念与其他宗教信念存在尖锐冲突或与社会生活中的现实格格不入,导致其萌生攻击、破坏性动机,引发犯罪。例如,国际上的宗教冲突常常引发此类犯罪,具有某种宗教信仰的一方向对立一方大开杀戒。

     

3.邪教信仰型犯罪

     

邪教信仰型犯罪,即邪教组织犯罪,指披着宗教信仰的外衣,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邪恶动机所导致的犯罪。据有关资料统计,当今世界上存在着数以千计的邪教组织,仅在美国就有2500个教派,欧洲也有1000多个。[1]些组织均由某个具有险恶用心的教主操纵与主宰,推崇荒谬的信仰,实施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的违法犯罪活动。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邪教组织犯罪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关注与担忧,被称为与国际恐怖主义同样可怕的“欺世恐怖主义”。在我国,这一类型犯罪的典型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犯罪。

     

4.封建迷信信仰型动机犯罪

     

封建迷信信仰型犯罪,指出于封建迷信信仰动机所导致的犯罪。在我国司法实践中,这种犯罪较为常见。封建迷信作为一种落后的社会意识形态,在我国还有相当的势力,特别是在农村边远地区文化层次低、愚昧无知的人群中广泛存在,在城镇的落后群体中亦有市场。在这种愚昧意识的支配下,痴迷者容易自觉或不自觉地实施伤害、杀人、放火、投毒等犯罪行为。

     

在以上四种信仰型动机犯罪中,政治信仰型、邪教信仰型和封建迷信信仰型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是常见类型,需要我们进行特别深入的探讨。

     

二、几种主要的信仰型犯罪者的心理特征

     

()政治信仰型犯罪者的心理

     

1.政治信仰型犯罪者的心理特点

     

1认识特征

     

政治信仰型犯罪人的认识特征具有片面性和偏激性和反动性的特点对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策以及社会出现的消极现象缺乏正确认识,一味的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的领导甚至将自己遭遇的某种挫折认定为是社会造成的,进而攻击、反对社会主义制度,企图动摇四项基本原则;以自我为中心,把自我凌驾于社会之上,有狂妄的自我意识。

     

2情绪、情感特征

     

政治信仰型犯罪具有强烈的反社会情绪,缺乏积极情感,缺乏对祖国、人民的爱,对社会心怀怨恨和敌视,并善于将自己的真实情绪隐蔽起来。

     

3意志特征

     

这类犯罪者怀有对社会主义、对党仇恨的情感,在实施犯罪时表现其犯罪意志的坚决性,有的犯罪人被捕后,还公然散布他的反动言论,表明其犯罪意志的坚决性

     

4动机特征

     

此类型犯罪者的动机主要受四种需要所驱使:一是出于反动的政治需要,二是出于反社会的自我实现需要,三是出于报复社会的需要,四是出于政治投机以求取特殊个人利益的需要,或者四方面兼而有之。

     

2.政治信仰型犯罪者的行为特征

     

1智力性

     

2预谋性

     

3集团性

     

4暴力性

     

(二)邪教信仰型犯罪者的心理

     

案例:为“度人”举起屠刀求“圆满”竟要杀人

     

  1999年初,山东省威海市“法轮功”练习者董宁,拟订了先杀人再自杀、“度人”“度己”的计划董宁首选的杀人目标是和他在一个车间干活的工友小刘。1999年1月7日,他乘小刘不备,拿起一个模具朝小刘头部猛击,由于紧张没有击中要害,受害人免于一死。“度人”未成,一心想完成“度人”计划的董宁,竟将目标放在了自己的父亲身上。第二天晚上,董宁趁父亲生火做饭时,顺手拿起一把菜刀朝其父砍去,幸亏其父躲闪及时,没有被砍中。董宁的第二次“度人”计划又未能实现。情急之下,董宁抄起一把小刀闯入邻居、76岁的退休干部姜文彩家,搂住姜的脖子就刺。姜的儿子听到呼救声赶来,在与董夺刀的过程中腰部、腿部被刺数刀。幸亏,当地110民警迅速赶到,将董抓获,避免了一场杀人悲剧。

     

董宁在谈及他杀人的动机时说,当时他脑子里产生的一个念头就是好像有人叫他把人带走,带走亲人,带走朋友,只要带走一个人就能“圆满”,就能“度人”。

     

  在李洪志散布的歪理邪说中,充斥着“业力”、“圆满”、“度人”等控制人们精神的荒诞论调。致使有些“法轮功”练习者沉迷其中,为求“圆满”害人性命,为“度人”举起屠刀。

     

1.邪教信仰型犯罪者的心理特征

     

1)认识特征

     

邪教本质就是反社会、反人类和反科学的,它们无视现实社会的习俗、道德、法律、制度等社会规范,对人类社会怀有敌意和厌恶感,无视生命的存在,又毁灭人或毁灭人类的欲望。如20003月,乌干达“恢复上帝十戒运动”邪教组织530多名教徒集体自焚,向往走向“天国”,表现其思维荒诞怪异,邪教还是反科学的,如“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宣称“人类现在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误的,所以在修炼界,我们修炼的人根本就不承认现在的科学,认为它是一个错误。”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邪教犯罪人认识荒谬,偏执,个人主义浓郁。作为这类犯罪罪魁祸首的邪教教主除具备以上特征外,还具有极端自我中心、狂妄自大、自欺欺人和欺世盗名的自我意识。这种特征具有很强的蛊惑力,是他们得以蒙骗信徒的精神资本。

     

2情绪、情感特征

     

邪教教主缺乏社会应有的责任感,为了达到对信徒进行人身限制和精神控制操纵教徒实施一件又一件骇人听闻的犯罪事件,表现其情感的冷漠、与疯狂。在其他犯罪人身上则表现为对教主的痴迷崇拜,对教义和教规的愚昧依恋,对现实生活的冷漠与敌意以及维护其反动信仰、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冷酷与残忍。如上述案例中的“法轮功”练习者董宁,在其精神受“法轮功”控制下,为求“圆满”,举起凶器,杀向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在一次又一次杀人失败后,他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举刀杀人,最终砍伤他人,其精神上完全受李洪志歪理邪说控制,自我意识丧失,从行为表现上看,其情感冷漠无情、犯罪意志坚定。

     

3意志特征

     

邪教教主均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经济和政治目的,在实施犯罪前意志行为具有明确目的性和行为自觉性,还有蒙骗信徒的良好自控力;在实施犯罪全过程中表现出顽强的坚持性;在其阴谋败露后又表现出破釜沉舟的果断性。其他犯罪人则表现为忠于其邪教信仰的愚顽与坚韧性以及在教主指使和暗示下实施犯罪行为的凶狠与果断性。

     

4动机特征

     

就教主而言,其犯罪动机有自我显示动机(喜欢被崇拜和恭维的感觉)、权力欲望(通过控制和操纵邪教成员来满足自己强烈的控制欲望)、敛财动机(几乎所有邪教教主都把建立邪教视为发财的捷径,如“法轮功”仅在1992年至1994年的两年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打着“授功治病”的招牌,通过举办学习班就聚敛300万元以上。随后,销售相关的书籍、画像、音像制品、练功服、徽章、练功垫等武汉、济南非法经营额就高达1.6亿多元[2]。)、政治动机(许多邪教主最终目的是夺取政权,在一个国家乃至全人类建立政教合一得集权体制)、仇视与报复动机(邪教因其对社会的危害性,必然受到反对和打击,当他们行为没有得逞或罪恶图谋败露后,往往气急败坏,孤注一掷,不惜以教徒和无辜百姓的性命为代价疯狂抵抗,表现他们与社会、与政府对抗到底的决心。如“法轮功”分子冲击中南海及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等,显示出邪教教主对社会、对政府强烈的憎恨和报复心态)。

     

2.邪教信仰型犯罪的行为特征

     

1)不仅进行人身控制,还实行精神控制

     

2)犯罪方式狡猾隐蔽

     

3疯狂残害无辜生命

     

 ()封建迷信型犯罪者的心理[3]

     

1.封建迷信型犯罪者的心理特征

     

1认识特征

     

这类犯罪者的认知具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崇尚鬼神,深信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对传播封建迷信的“人间神”顶礼膜拜,逻辑思维混乱,具有唯心主义的世界观。广州旧城区有一村妇李某十分封建迷信,测生辰八字认为孙子长大后无出息,同时认为带小孩辛苦,为此,伺机杀害孙子她把孙子倒挂浸入水桶中使其溺水窒息死亡

     

2情绪、情感特征

     

这类犯罪者多表现为对封建迷信活动的痴迷与狂热,对鬼神的畏惧以及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冷酷与凶残。

     

3意志特征

     

这类犯罪者具有十分坚定的意志,明知违背常理和科学却顽固坚持,受到亲友和社会的强烈反对仍负隅抵抗,以“心诚则灵”作为精神支柱,甚至达到执迷不悟的程度。

     

4动机特征

     

这类犯罪人以维护其封建迷信的荒谬、验证虚幻的迷信世界的存在为主要动机;一些犯罪人则以封建迷信为手段,达到骗取钱财的目的,其动机是谋财害命。

     

2.封建迷信型犯罪人的行为特征

     

1行为性质的双重性

     

2行为过程的荒诞性

     

3行为后果的残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