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犯罪心理形成的过程

     

()不良个性是犯罪心理形成的基础

     

个性是有好坏之分的。一般来说,犯罪者都具有不良个性心理品质。考察犯罪者走上犯罪道路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犯罪者大都经历了在个性方面逐步演变,越变越坏的过程。正是由于犯罪者具有不良个性,才会对社会生活中的消极因素起反映。又因为内外消极因素的相互作用,个体在个性品质上发生恶性质变——产生了驱使个体实施犯罪的犯罪动机,才导致了犯罪心理的最终形成。可见,不良个性是犯罪心理产生的重要基础。就具体犯罪人来说,不良个性又是其犯罪心理的基本内容。

     

犯罪者不良个性是在社会化的过程中形成的,深受家庭、学校和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没有天生犯罪人,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与其成长经历和社会化过程有着密切联系。不良的社会化过程必将形成不良个性。

     

社会化就是个体经过同他人交往、学习而形成的社会行为的过程社会化的目标是培养合格的社会成员。然而,并不是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能够成为合格的社会成员的,犯罪者虽然刚出生时也是一个正常的自然人,他们的成长过程也是社会化过程,不过他们却经历的是病态的,或者歪曲的社会化过程。这种有缺陷的社会化对犯罪者的作用,主要是影响了他的个性的形成。

     

国外学者称犯罪者不良个性为“个性的不完全社会化”。对这种“个性的不完全社会化”有两种解释:一种认为,犯罪者的个性是在社会化的过程中被某种特别异常的东西所歪曲;另一种观点认为,犯罪者的个性是由于社会化过程中存在着某种脱节现象,没有完成从自然人向社会人的转变。对罪犯的改造也是再社会化的过程,即“再社会化或强制社会化教育”。

     

()犯罪心理形成过程是内化过程和外化过程的相互渗透、相互制约的过程。

     

内化是指主体将外界信息转化并纳入已有认知结构的过程。犯罪心理的内化是犯罪人把社会不良因素转化为自己的认知结构并确立其行为标准的过程。这种内化过程实质上也是社会化过程。犯罪人在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中,具有不健全人格的个体通过选择消极的外界因素,进行自认为合理的错误的认知加工,通过主动或被动的观察学习,把社会中不良消极因素固定到自己的意识活动中。

     

与内化相对应的是外化,外化是指主观的、内部的心理活动向外部活动形式的转化。这种外部活动形式既可以表现为语言也可以表现为某种行为。个体的言行也是我们探索其心理奥秘的桥梁。犯罪心理的外化,就是将犯罪心理转化为犯罪行为的过程。

     

内化和外化是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相互渗透、相互制约的过程。在内化过程中包含有若干消极行为和活动,这是不良心理的外化。外化过程中的犯罪行为是对犯罪心理的反馈,又是再一次内化。由此循环反复,周而复始形成犯罪心理内化外化的整个过程。

     

()犯罪动机的形成是犯罪心理产生的标志

     

对绝大多数故意犯罪人来说,犯罪心理形成的内外化过程中,犯罪人逐渐萌发了犯罪意向,这种意向其实是犯罪人迷迷糊糊意识到的需要,人虽然意识到活动方向,但却不明确活动所依据的具体需要和以什么方式来满足需要。随着需要强度的增加,需要内容被人逐渐明确意识到,这就是犯罪愿望,犯罪愿望是犯罪人明确地意识到并且力图加以实现的需要。对于已经产生犯罪愿望的犯罪人来讲,如果周围存在能够实现这种愿望的犯罪诱因时,犯罪人的犯罪愿望就会转成犯罪动机,实施犯罪行为。所以,犯罪动机的形成是犯罪心理产生的标志。

     

二、犯罪心理形成的模式

     

犯罪心理形成的模式不一,但概括起来有两种:渐变式模式和突变式模式。

     

(一)渐变式模式

     

渐变式模式,即犯罪心理的形成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体现了心理变化的程度和历程,犯罪心理的萌芽、发展和成熟、定型较为明显从发展过程看,渐变式模式又可分为原发型和继发型。原发型始发年龄较早,个体从少年起通过不良交往,尝试违法行为,养成犯罪恶习,形成犯罪心理。继发型始发年龄较晚,个体在生活的某一阶段经受不住外界不良刺激的影响,人生观、价值观发生变化,逐渐腐化堕落而走上犯罪道路。

     

案例:安徽省原政法委副书记李和中案

     

李和中在担任原阜阳地区行署副专员、阜阳市委副书记、市长以及铜陵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70次收受29人贿赂共计人民币56.3万元、美元7000元以及价值15471元的物品2件。此外,李还对其215万人民币及4900多美元的家庭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合法。案件侦破后,李和中自我剖析其受贿的原因时,认为其违法违纪行为有一个发展过程。一开始,他也注意严格要求自己,对送礼之风、权钱交易很看不惯、心里烦,或者当场予以拒绝,或者事后退还。“为这种事,我也曾批评过人、教育过人。这种思想和做法如果能够坚持下去,该有多好啊!然而,天长日久,权力大了,有求于我的人多了,警钟不能长鸣,私心越来越重,以至于发展到麻木不仁、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地步,直至后来不能自拔,随波逐流”。

     

【案例分析】从案例中可知,李和中之所以由一个高级干部沦为阶下囚, 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正如他在其忏悔录中所写,他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把学习党的理论和基本知识当做耳边风,以至于理想、信念不坚定。特别在改革开放的经济大潮中,经不起考验,更多地注重了眼前的物质利益和享受,好取不义之财,忘记了党的宗旨和目标,进行权钱交易。从犯罪心理的形成模式上看,李和中随着环境和职位的变化,渐渐开始不满足自己所得到的东西,认识上也发生了变化,不再认为权力是人民给的,应该权为民所用,而是把权力作为自己的私有财产,作为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工具。对于受贿行为,也由最初的不习惯到习以为常,收受金额也日渐增加。

     

(二)突变式模式

     

突变是模式,即犯罪心理的形成是一个突发的过程,体现了心理变化的偶然性和情境性(如3.1)。突变模式的心理基础是犯罪人具有某种性格上的缺陷(例如,思想偏激,报复和嫉妒心理强烈)和不良的心理状态(种压抑、抑郁、不满,突变模式的诱因条件是强烈的刺激事件、人际冲突、回避危险等,从犯罪动机的形成到犯罪行为的实施,中间几乎没有间隔。犯罪人实施犯罪没有预谋过程,只是在强烈的事件刺激下,行为人迅速产生心理失衡,导致犯罪行为的发生。

     

犯罪心理的突变模式(3.1

     

+

     

三、犯罪心理形成的规律

     

犯罪心理的形成尤其是渐变式模式形成的犯罪心理有规律可循,这种规律性主要表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一)犯罪心理的形成是主客观因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结果

     

犯罪心理的形成是外界不良的客观因素转化为个体不良的心理因素的过程,也是个体的不良心理因素转化为不良行为的过程。

     

犯罪心理的形成是外界不良的客观因素转化为个体不良心理的过程。外界的不良因素为个体心理的形成提供了原材料,是个体形成犯罪心理的根源。

     

犯罪心理的形成也是个体的不良心理因素转化为不良行为的过程。心理和行为是统一的,心理指导人的行为并通过行为表现出来。个体对不良的客观因素产生认同并用于指导自己的行为,使自己表现出不良的行为。如此反复,个体的不良心理不断明晰与巩固,最终导致犯罪心理的产生。

     

(二)犯罪心理的形成体现了个体对外界事物的积极能动的反映

     

犯罪心理的形成是个体对外界不良刺激因素的选择和反映过程。个体总是选择那些适合自己心理特点的反映对象,并经过自己的大脑的加工,将之转化为自己的主观意识,而且由于时间、场合等的变化,形成的主观意识也具有一定的差异性。一些个体在客观不良因素的刺激下,对这些不良因素认同、吸收并使之成为自己心理活动的一部分。这种心理的形成使个体在接受外界刺激时带上了一定的倾向性,个体总是选择那些适合自己的心理特点或自己比较感兴趣的事物进行反映。如此,犯罪心理的形成就带有了主观能动性的特点。

     

(三)犯罪心理的形成是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过程

     

犯罪心理不是天生就有的,个体在客观消极因素的影响下,逐渐形成了不良个性品质,犯罪心理的形成遵循着一个从低到高,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因此,要防止一个人犯罪心理的形成,在量变阶段就要采取措施,例如对孩子的小偷小摸行为要及时制止,防微杜渐,阻止其发生质变形成犯罪心理。

     

(四)犯罪心理的形成以不良的社会实践活动为基础

     

社会实践活动是心理产生的基础。犯罪心理也只能从犯罪人的不良的社会实践活动而来。个体形成不良心理以后,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不良行为。这些不良行为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惩罚,个体就会从犯罪结果中捞到好处,个体的不正当需要就会满足,非法的欲望得到强化,这样就会进一步滋生更大的欲望,产生更为严重的不良行为,直至违法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