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影响犯罪心理形成的主体因素

     

影响犯罪心理形成的主体因素主要指个体的生理因素、心理因素为因素。

     

(一)生理因素

     

1.年龄因素

     

年龄不同,身心发展的成熟程度不同,社会阅历不同,对社会、人生等分析判断不同,行为方式也不同。因此,年龄因素有时会成为影响犯罪率高低及犯罪类型的选择的因素之一。众所周知,青少年时期是刑事犯罪的高发期、突发期。而且由于青少年体力旺盛、行为冲动、情感强烈、控制力较差,多从事盗窃伤害、抢劫、杀人等犯罪,其犯罪多带有盲目性、突发性和纠合性的特点。而诈骗、贪污等犯罪则多为成年人所为,因为成年人身心发展均已成熟,大多数已成家立业,具备了一定的社会经验,自制力强,行为也比较谨慎。其犯罪多有目的性、预谋性和隐蔽性。相应的老年人体力衰退,社会活动较少,但社会经验丰富,其犯罪行为因自身缺乏攻击力而很少带有攻击性,即便是其选择了一些带有攻击性的行为,这种攻击性的行为也只是针对缺乏反抗力的犯罪对象的。

     

2.性别因素

     

男女性别差异,造成男女生理、心理特征及社会角色扮演等方面的差异。从而使男女在犯罪的主动性及犯罪类型和方式上表现出差异性来。

     

一般而言,由于社会文化的影响,男女在角色行为上表现出差异性,这种差异性使得男女在社会化过程中形成的性格和行为习惯上面,表现出差异性来。男性在社会上往往扮演着“勇敢”、“冒险”、“主动”的角色,而女性在社会上多与“温柔”、“顺从”等联系在一起,反映在犯罪及其行为上,男性更为主动,攻击性更强些,尤其是在团伙犯罪中,男性常常处于主动地位,女性则常处于被动地位。一些女性长期遭受家庭暴力侵犯,忍无可忍之下,泄愤犯罪;或参与团伙,以弥补自身智力和能力的不足。女性在实施犯罪时,往往都采用适合自身特点的犯罪方式和手段。

     

3.神经类型

     

前苏联生理学家巴浦洛夫根据高级神经活动兴奋过程和抑制过程在强度、平衡性和灵活性上的差异性的不同组合状态,将高级神经活动分为四种典型的神经类型,即兴奋型、抑制性、安静型、活泼型。这四种神经活动类型对应四种气质类型:胆汁质、多血质、粘液质和抑郁质。

     

由于每个人的气质类型不同,也决定其行为特点的不同。例如,在同样是遭受挫折的情况下,胆汁质的人应为其神经活动的兴奋性高,难以遏止,在盛怒下容易产生不理智甚至是犯罪行为,多血质、粘液质、抑郁质的人则很少会产生不理智或攻击他人的行为,尤其是粘液质的人,他们多数时候会选择忍气吞声。

     

气质类型没有好坏之分,也不决定犯罪心理的形成,但影响犯罪行为的特点。例如,在报复行动机的作用下,粘液质的人常采用隐蔽的、简洁的方式实施报复,胆汁质的人则多采用明显的、直接的方式实施报复。

     

4.异常的生物学因素

     

异常的生物学因素可以导致异常的心理活动,从而使个体易于接受一些不良因素的影响产生犯罪心理。由遗传疾病导致的精神病、人格障碍、癫痫等会导致个体认识能力差、判断能力、理解能力及自制力差,遇到一些事情很容易不受理智的控制而产生犯罪行为脑损伤达到一定程度,导致脑机能出现问题,从而使个体不能产生正常的心理,在外界因素影响下易于产生犯罪心理内分泌失调易导致机体的反射活动出现异常,从而影响到个体的情绪情感,在某种情境中激发犯罪。有研究表明甲状腺分泌异常,会造成情绪的高激惹性,易导致冲动性报复行为的产生;性染色体异常,呈XYY的人,性犯罪的比例远大于正常人。

     

(二)心理因素

     

1.不良的认知

     

不良的认知表现为认知能力低下认识内容错误和认识方式的偏激

     

认知能力低下,表现为犯罪人不能明晰事物,认识方式极端,对事物是非不分、美丑不辨,甚至形成各种倒错的认识观念。

     

认识内容错误,主要表现为犯罪人在对待事物和社会的看法上存在错误,形成了错误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认识方式的偏激,主要表现为问题不能做正确的归因分析遭遇挫折时缺乏抗挫折能力,寻找遭遇挫折的原因时,往往将其归咎于他人或社会,喜欢钻牛角尖,习惯于片面地分析问题、夸大社会的阴暗面。这是这类犯罪主体犯罪的重要主观因素之一,许多大学生犯罪的原因之一就是认识上的错误。比如几年前发生在安徽太和县的一起中学生杀同班同学的杀人分尸案中,犯罪人在分尸后大言不惭地说,“我杀他是为了反腐败”。因为被杀者的父亲是当地一个镇的书记。

     

2.意志的两极性

     

犯罪人意志都具两极性,即一方面表现追求享受的坚定,哪怕以身试法也要享受,在实施犯罪过程中,意志顽强,行为主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另一方面表现抑制欲望、改邪归正的意志薄,经不住各种犯罪的诱惑。

     

3.缺失的个性倾向性

     

个性倾向性是指个体对社会环境的态度和行为的积极性特征,它包括需要、动机、兴趣、理想、信念、世界观。个性倾向性对心理活动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心理活动的选择性、态度和动力性以及行为模式上。当个体不正当的需要十分迫切,而需要的满足又受阻时,个体就可能产生对社会的敌对态度和反社会心理,甚至是犯罪心理,实施犯罪行为。

     

4.迷失的性格特征

     

迷失的性格特征即对社会的敌视,对集体的漠不关心,自制力缺乏,放纵、任性、固执以及严重的对立情绪或严重的情绪不稳定等,都与犯罪心理的形成息息相关。

     

(三)行为因素

     

犯罪人的行为因素主要包括错误的活动内容、不良的行为方式、有害的行为习惯等。

     

1.参与错误的活动

     

错误的活动,是指一个人所参加的为社会所批评、禁止的活动或反社会的活动。这类活动中充斥着不良刺激,其内容既包括一般的不道德行为、轻度社会越轨行为,还包括行为人原来曾经实施的犯罪行为以及其他越轨行为等。个体经常性地参加一些不道德的活动,实施一些轻度社会越轨行为,对犯罪心理的形成有着重要影响。

     

2.选择不良的行为方式

     

选择不良的行为方式,是指行为人为达到某种目的在实施行为时有选择地采取不恰当、不正当或反社会的方式,如想获得钱财而采取欺骗的方式或赌博的方式等。当这些不良的行为方式迅速满足了行为人的不良需要时,就会使其在心理上对这种方式产生认同感,一旦遇到类似情境就会产生相同或相似的行为,如此反复,不良的心理和行为得以巩固和强化,从而产生犯罪心理

     

3.有害的行为习惯

     

某种行为经多次反复或有意训练后巩固下来,变为一种自动化、定型化的条件反射,这便是行为习惯。有害的行为习惯,如撒谎、自由散漫、游手好闲、贪小便宜,甚至小偷小摸等,若多次反复又得不到制止,就可能成为难以克制的“自动化”的恶习,并成为个体的日常需要。例如,我们常听说一些流氓自称几天不打架就心慌,小偷见到别人的东西就不由自主地想拿等现象。这些现象告诉我们,对于犯罪者的矫治必须注意改造其恶习;否则就算其表示悔悟,事后也可能再次重复犯罪行为。例如,一些酗酒肇事的犯罪者,有酒必喝、有喝必醉,如果不改变其酗酒恶习,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其酗酒肇事

     

4.模仿和学习不良行为模式

     

所谓“行为模式”,是指能够引起人们的兴趣,被人们作为一种模范或榜样来加以效仿的社会行为方式,如各种英雄人物的行为方式,歌星、影星、球星、大款的行为方式等等。客观现实中的各种不良行为模式往往成为一些缺乏识别能力的人特别是青少年模仿和学习的对象。对不良行为模式的模仿和学习,不仅直接给个体心理增添了消极成分,而且直接影响个体行为的性质和发展方向。某少年蒙面大盗,现年16岁,因经常出入录像厅,对录像中身怀绝技的蒙面大盗非常钦仰,于是就模仿蒙面大盗形象,在夜晚黑布蒙脑,身穿夜行进行入室盗窃犯罪活动。

     

二、影响犯罪心理形成的主体外因素

     

(一)社会宏观环境因素

     

社会宏观环境因素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气等。

     

1.社会政治因素

     

政治因素主要包括社会制度、政治体制、社会变革、阶级矛盾等。这些因素通过犯罪人意识倾向作为中介,容易产生反社会和政治性犯罪。当政权交替或社会变革时,一部分人原有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角色将发生改变,尤其是利益被重新分配,失去原有地位和利益的人会产生挫折感和不适应,常导致自杀和攻击行为的发生。政治体制中权力过于集中,会造成权力缺乏制约,失去监督机制,助长了官僚主义,从而滋生腐败、导致诸如贪污贿赂罪、渎职罪大量增加,一些握有重权的官员贪欲高度膨胀,如王怀忠在任阜阳地委书记时就把自己视为权力至高无上的皇帝,他说,按阜阳的1300万人口计算,他就是世界上第58位总统,并称“阜阳是我王家的天下”。这种权利过于集中所导致私欲恶性膨胀,还会引发社会心理失衡,恶化社会风气,产生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恶果。

     

2.社会经济因素

     

社会经济因素是指存在一定社会物质生产方式中,影响犯罪心理生成的负面因素。包括经济体制改革、经济发展状况、商品经济负效应、所有制形式及分配制度等。

     

按理说,社会经济发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犯罪率应该有所下降,而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这样。社会经济发展了,而人们的物质需求也越来越高,所以,社会经济的发展状况对犯罪心理的影响,体现在社会经济的发展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人们的需求。这个矛盾愈尖锐,形成犯罪心理的个体就愈多,犯罪就会上升,这个矛盾缓和了,犯罪就会下降。社会经济发展和犯罪率恶毒增加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经济失衡超速的发展会导致犯罪率的增加。经济超速失衡发展是指经济高速发展并创造较高的物质文明,但社会精神文明和法制体系的发展与完善相对滞后,与之不相适应。这必然导致一部分人精神空虚,缺少正确的理想和追求,通过扭曲的方式来宣泄自己,吸毒、追求感官刺激等现象泛滥,并刺激人们的物质欲望,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

     

另外,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不均衡,分配制度的不合理,导致贫富差距加大,两极分化严重,人们心理失衡,相对贫困的人们会产生相对剥削感,这恰是一些人走向侵财犯罪的心理动因。在商品经济社会,人们更多的追求以利益为导向,重利轻义,滋生拜金主义,刺激人们对金钱和财物的贪欲,致使目前经济犯罪涉及范围之广、人员之多、涉案金额之巨大是触目惊心的。而市场经济的竞争,又使得生活节奏加快,许多人无法适应繁重的精神压力,导致心理障碍乃至精神病发病率上升,诱发了大量犯罪。

     

2.社会文化因素

     

文化环境是指存在于人类主体周围并影响主体活动的各种精神文化条件状况的总和。主要包括教育、科技、文艺、宗教、哲学、传统习俗等。文化因素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对人格的形成产生影响,并渗透到人的思想意识之中,在人的行为活动中体现出来。

     

文化中存在的不良因素极易诱发犯罪心理的形成。如吉林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姜德志在总结其26年的反贪经验时说:“我们查办的那些贪污腐败的领导干部,他们的思想观念中往往打着深深的封建文化的烙印,满脑子封建特权的思想、升官发财的思想、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的思想。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就用权力来为自己、为家族、为亲友谋利益。”这些贪官就受中国传统贪渎文化影响,走上犯罪道路。不良文化因素不仅包括传统的糟粕文化还包括西方文化的传入,其中的拜金主义、性自由性解放、极端个人主义,也会促使犯罪心理的形成。

     

另外,不良的文化环境如充斥暴力、色情、赌博、放荡的影视、书刊、录像、网络传媒等,对青少年犯罪心理形成产生较大影响。

     

4.社会风气因素

     

社会风气的好坏对犯罪心理的形成及发展影响甚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社会风气不好,会使一些人尤其是年轻人对社会产生怀疑,导致心理失衡,铤而走险。目前,少数人的腐败和投机暴富现象,引起了社会利益分配不公,贫富不均,他们的逍遥法外,使人们不再相信社会的公正,削弱了他们的法律意识和法则观念。

     

(2)    社会风气恶劣使得一些犯罪者产生犯罪合理化认识,犯罪罪责感降低,因而更加肆无忌惮。

     

(3)    社会风气不良,会使社会成员对社会公众事物的参与热情大为降低,而对犯罪的容忍度大为上升。

     

()微观环境因素

     

1.不良的家庭因素

     

家庭是个人接受教育的第一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家庭对个人心理的发展影响巨大。而不良的家庭因素是犯罪心理形成的重要环境因素。不良的家庭因素包括不良的家庭教育方式、残缺或不全家庭、家庭中的不良气氛等。

     

1不良的家庭教育方式

     

不良的家庭教育方式主要有三种:过分溺爱、简单粗暴、放任自流。

     

一是过分溺爱的教育方式,即孩子在家庭中被娇生惯养,予取予求。孩子在这种教育方式下很容易形成“唯我独尊”、无视他人、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特征,错误认为无论何种情况下周围的人都应当满足自己的一切需要,否则就是社会或他人对自己的不公正、不公平。缺乏社会责任感和义务感,骄横、任性、心胸狭隘,在这种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个体,常常不能适应激烈的社会竞争,容易产生挫折感而不能自拔,很可能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而产生犯罪。据河北省少管所的调查,70%的少年犯家庭教育属溺爱型[1]

     

二是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即孩子的社会行为不能满足或符合社会及父母的要求时,父母采用粗暴的体罚方式来纠正孩子的行为。这一方面会使孩子的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寻求不到家庭的温暖,形成情感上的饥渴感,很容易到社会上寻求温暖和同情,从而上当受骗走上犯罪道路。另一方面会使孩子在父母的打骂之下形成情感的冷漠和自私,并产生一种错误的观念: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这样,一旦其踏入社会,很容易习惯于用暴力去解决在社会上遇到的许多问题,从而出现偏差或犯罪行为

     

三是放任自流的教育方式,即父母不履行教育子女的义务,对子女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和行为。这种教育方式主要来自于父母忙于自身的工作、应酬等,无暇顾及子女,不履行自己教育子女的义务,对子女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这一方面容易使孩子缺乏社会行为的规范意识,一切以自己的判断作为事物的判断标准,出现逃学、旷课等厌学现象,过早浪迹街头,很容易模仿和接受环境中的不良影响。另一方面,这种教育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性格上任性、孤僻与冷漠,他们在父母身上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造成子女和父母缺少情感沟通,子女心理上的迷惘和疑惑得不到父母的及时指点,内心的欲望和需求得不到满足,心理上得不到慰藉和疏导,久而久之,心理问题积重难返,进而形成抑郁、敏感多疑、易怒、冷漠、孤僻、缺乏责任感和同情心等心理障碍和人格缺陷由于他们自我控制能力不足,在外界不良因素的刺激下,很容易实施暴力犯罪。农村中大量失管孩子,是因为父母双双在外打工,孩子由祖父母代管,处于实际上的放任状态,他们是未成年人犯罪的潜在力量,已经构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案例:张强抢劫杀人案

     

200511日晚,17岁的犯罪嫌疑人张强(化名)和其他两人,残忍地将新郑一名出租车司机杀死,制造了郑州新年“第一案”。18日,犯罪嫌疑人李某归案,另一犯罪嫌疑人正在抓捕中。113日张强被从监号提出来时,见到记者拍照,就不耐烦地挥舞着手铐说:“拍啥拍,有啥好拍的?”民警问:“你们3人谁动手杀的人?”张强举起手说:“我。”

     

“你为什么要杀他?”民警问他。“因为他骂我了。”

     

“你知道杀人的后果吗?”民警问。“知道。”张强满不在乎的说,“杀人偿命呗!”

     

“你现在后悔吗?”民警继续问他。“事情都发生了,还有啥好后悔的。”张强说。

     

“如果再让你回到当时,你还会动刀杀人吗?”张强竟满不在乎地大声说:“会!”。

     

问及家庭,哭着埋怨母亲。但在问他家庭情况时,张强恢复了孩子的天性。他流着泪说,如果现在能回到学校,他一定好好念书。我妈对我管得太松了,我想他管得紧一点,我也不会出事了……民警说,张强的父亲去世了,母亲做生意,平时很少管他。

     

【案例分析本案中的张强,虽然年仅17岁,却有着无知、冷漠、充满暴力倾向,无所畏惧,又满不在乎,和年龄不相称的心理现象,他之所以走上了抢劫杀人的犯罪道路,与家庭教育方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父亲早逝,母亲忙于生计,他几乎是无人问津,这种放任自流的教育方式,使他形成了这种偏颇的人格特征。

     

2残缺家庭

     

残缺家庭或不完全家庭,即家庭结构不完整,父母一方或双方死亡、分居、离婚等残缺的原因不同,对子女的影响完全不同。比如,献身的英模家庭和死刑犯家庭,父母死于交通事故、灾难、疾病的单亲家庭和父母离家出走、因第三者插足家庭破裂等备受社会舆论谴责的单亲家庭,给与子女的有形和无形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不可弥补的,但却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子女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宣泄,获得社会同情甚至援助,缺失的亲情可以得到社会的补偿。后者子女只能压抑自己,饱受歧视,经受与年龄不相称的心理磨难。有人曾对此作过调研,北京市少管所570名少年犯有23.4%生活在父母离婚、一方或双方死亡的不完整家庭。某市少管所在所少年犯中有30%因父母离异、亡故失去家庭关爱和管教,继而离家出走和犯罪[2]中央综治委在对全国18个少管所和监狱的调查中,有26.6%的青少年罪犯来自破碎家庭[3]

     

3家庭中的不良气氛

     

家庭中的不良气氛,即家庭成员之间或家庭成员与周围人之间关系冷漠,家庭成员之间经常吵架甚至打架或者冷战,使孩子在家庭中无所适从,不知所措,整日生活在紧张、压抑之中,形成孤僻、乖张的性格特征。家庭成员与周围人之间关系冷漠,经常相互责怪、抱怨,很容易使孩子错误地认为周围的人大多对不起自己的父母,从而对周围人形成一种冷漠、不信任、敌视、责难、仇恨甚至是报复心理,从小就产生和社会、他人的对立的情绪状态

     

2. 不良的学校教育因素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重要场所,学校教育是按照一定的教育目的有计划地对学生施加影响的过程。不良的学校因素主要包括教育目标错位化、教育方式的简单化及教师态度的畸形化。

     

1教育目标错位

     

各级各类学校教育,都有明确的教育目标,培养、智、体各方面全面发展的人才。良好的学校教育不仅可以对不良的家庭教育起到矫正和弥补作用,而且对未成年人抵制社会不良因素的影响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但是,目前在中、小学教育中,一直存在着重功利,轻理想;重知识,轻素质;重理工,轻人文;重求知,轻情感。的倾向,一切围着高考、中考转,片面追求升学率,不注重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也不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成绩成为对学生的唯一评价标准。这样使得心理、生理尚未成熟而辨别是非能力又差的青少年学生难以抵御社会上各种消极因素的影响。

     

2教育方式的简单

     

教育方式简单化,一部分学校或教师发现学生出现问题后,缺乏心理沟通,只教书不育人或对学生实施体罚,以体罚代替教育,这不仅难以使学生提高应对环境的能力,而且体罚学生,严重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心,容易使学生产生厌学、抵触情绪和逆反心理。缺乏判断力而又被社会新奇事物所吸引的学生很容易逃学、结交社会上的不良群体,形成不良的个性,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3)教师的错误态度

     

七情六欲人之常情,但是,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在对待学生方面,职业道德要求教师必须摒弃狭隘的情感因素,公平、公正地对待学生,以爱心对待每一个学生是教师对学生应有的基本态度。教师对学生态度不一,喜爱学习成绩好的学生而厌烦成绩差的学生,这种态度上的不一致会使教师在行为上表现出对学生不公正,这样不仅会使处于青春期的学生由厌恶教师发展到厌恶教师所授的课程甚至是学校,而且会使学生的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自信心磨灭,对自己失去信心,对社会产生不信任,从而破罐破摔。

     

3.不良的群体因素

     

人都有交往的需要,在交往活动中获得物质或精神上的满足。不良的交往群体,不仅仅使个体在交往过程中学习不良的价值观,模仿他人的不良行为等,而且使个体的不良行为在群体中受到赞赏,个体自尊需要获得满足。青少年不良的群体对他们的影响往往大于学校和家长的影响。那些学习成绩差、品行差、家庭缺乏温暖、学校缺乏关爱的青少年聚集在一起容易形成错误地认识,产生不良的需要,这样,他们一旦在社会上遇到问题和困难,多寄希望通过其交往群体来解决问题,很容易触犯法律而走上犯罪道路。再加上他们认识能力低,辨别力差,很容易在不良伙伴的影响下或他们的教唆下,走上犯罪道路。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说明了朋友群体对青少年心理形成有着重要作用。

     

案例:20岁的盗窃犯王某

     

王某有个灰色的童年,因刚出生就被遗弃,养父母收养了他,可因为家境贫寒,到小学4年级后,他只好辍学在家。15岁时,他自己凑点钱到省城一所技校学习厨艺。王某聪明好学,很快成为老师的得意弟子。在工作期间,王某认识了一些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人,因为没有朋友,他把在社会上结交的朋友看得很重,他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快染上了酗酒抽烟等恶习。他的朋友经常到他打工的饭店找他,让他请客,他也毫不吝啬,每次都慷慨解囊。很快,他也因此入不敷出。这时,朋友们开始鼓动他偷东西换钱。他也因终日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无心再做厨师,便辞掉工作,四处游荡,其间他多次盗窃照相机、金戒指,自行车、电动车等,6个月的时间内连续作案20余起,涉案金额1万余元。

     

【案例分析】王某走向犯罪道路,主要原因来自于交友的不慎。不成熟的王某在不良的交往群体影响下,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不良的行为方式:抽烟、喝酒、赌博,当靠劳动获得的钱财满足不了其物质欲望时,在朋友的唆使下,就采取违法手段去偷盗,最终走向犯罪道路。

     

4.工作场所和职业因素

     

工作场所与犯罪心理形成的关系主要体现在:一是工作场所的工作氛围,工作场所的同事和领导只重视生产、经济效益,忽视道德和法纪观念,就会致使歪风邪气盛行;二是人际关系的和谐,工作场所没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不仅影响生产、工作效率,还会激化矛盾,以致某些人产生报复心理,产生破坏、报复行为;三是管理体制的健全,如果管理混乱,缺少监督机制,就会诱发盗窃、贪污等犯罪行为。

     

从事不同职业的人因为职业的不同特点而可能形成不同的犯罪心理。一是无职业人员,没有固定的生活保障,生活贫困,尤其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面临“毕业就意味着失业”的困惑,产生悲观情绪,颓废消极,容易产生对社会不满,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二是不同职业可以为犯罪提供不同的机会,例如,国家工作人员可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条件,进行贪污、受贿、走私、盗窃等犯罪,有些职业还可以为犯罪提供技术、方法、手段等,如,雕刻工人可以产生伪造印章、证件的犯罪心理,掌握计算机技术的人员可以产生利用计算机技术进行经济犯罪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