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需要与动机

     

(一)需要的概念及分类

     

人的需要是个体生理和社会的要求在头脑中的反映。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发展,个体有必要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获取各种资源、信息等,由此便产生了个体对一定对象的需求。

     

需要对人的其它心理活动和行为过程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是人们从事各种有意活动的心理动力源泉。

     

人的需要多种多样,依据不同的标准可分为不同的种类。依照需要的起源,可以把需要分为生理性需要和社会性需要。前者指维持机体生存和延续种族的本能性需要。如对食物、休息、运动、性等的需要,为人和动物所共有。但也要看到,人的生理性需要和动物的生理性需要有本质的区别,其需要的内容、对象以及获得满足的方式都受社会生活条件如道德规范的制约。后者指个体作为社会人而形成发展起来、与人的社会生活相联系的各种需要。这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高级需要,是后天所习得的人类特有的需要。社会需要从社会要求转化而来,当个体认识到社会要求的必要性时,社会要求就转化为个人的社会需要。

     

依照需要对象物的性质,可以把需要分为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前者指个体对物质对象的需要,如对生活中衣食住行及工具等有关物品的需要;后者指个体对精神生活的需要,如对文化艺术的需要、对美的需要、对道德的需要、对精神愉悦的需要等。精神需要是人类所特有的。

     

依照需要的社会规定性,可以把需要分为正当、合理需要和不正当、不合理需要。显然,前者符合社会规范,推动社会进步;后者则相反,违背社会规范,阻碍社会发展。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Maslow AH.)提出了更为细致、深入的需要分类,称“需要层次理论”。这一理论在学术界广泛传播,影响极大。

     

(二)动机的概念、形成及功能

     

依据有无目的、是否需要意志努力,人的活动(行动)可分为有意活动和无意活动两大类。动机是与人的有意活动相联系的。心理学认为,动机是直接引起和推动人去从事活动以接近目标,最终满足需要的内在动力。

     

动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需要与行为之间的“桥梁”或中介环节。一方面,动机由需要所引发,是需要的“活化”(即不再是需要阶段的“缺失感受”而发展成进一步的行为倾向);另一方面,动机直接促使人有所行为以接近目标。人的一切有意行为都直接由一定的动机所引起。

     

动机的形成以两个因素的同时存在为前提:其一是内在的需要。个体意识到缺乏某种东西,身心会失去平衡,产生紧张和焦虑感。其二是外在的对象或刺激。外部存在与主体需要相对应的客观对象或事物,才会促使个体由需要状态发展为动机状态;或诱发个体的潜在需要为显现需要,并进而进入动机状态,如色香味俱佳的食物、丰厚的奖励等会促使个体由“不饿”变“饿”、“未想到要”变成“想到要”。因此,需要(包括潜在需要)和外界刺激的共同作用,是动机的形成机制。

     

需要(动因条件)+外界刺激(诱因条件)动机行为

     

                         

     

目的

     

动机的功能表现在,它是一个引起主体活动、维持已被引起的活动、并将活动导向一定目标的心理过程。因此,可以将动机的功能分析归纳为:

     

第一,   引发功能。

     

第二,   指向功能。

     

第三,强化功能。

     

二、犯罪人的需要特征

     

犯罪人的故意犯罪行为,总是为了满足个人某方面的需要。因此,犯罪人的需要与其犯罪行为的实施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因果关系。大量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犯罪人在需要性质、需要结构、需要满足的手段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于守法者的基本特征。

     

(一)个人主导需要与社会要求相违背

     

 (二)畸型的需要结构

     

犯罪人需要的结构是畸型的,主要表现为:

     

1.低层次需要占优势地位。

     

2.某些需要畸型发展

     

(三)以违法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

     

有时,犯罪人的需要是合法正当的,但他们却通过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违法甚至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如,有的犯罪人在特殊情形下,基本生活需要的满足遇到困难,但他们不是寻求救济,而是铤而走险,以偷盗、抢劫等手段谋取利益;有的犯罪人遭人诽谤、暗算,出于愤怒,报复犯罪;有的犯罪人为了个人所谓的“成就”、“出人头地”而陷害他人。

     

案例:没找到工作竟抢劫犯罪

     

200232日晚19点左右,杭州“的哥”谢师傅按4个乘客的要求拉客“去六和塔附近一个工地。”

     

到了六和塔,那儿根本没什么工地。过了六和塔,快到浙大之江学院岔路口时,乘客要求停车。这时,后排最左边的一人突然掐住谢师傅的脖子,另外三个抓的抓,打的打,抢的抢,谢师傅上衣口袋里370元钱转眼就被他们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被抢走的还有腰间的一只摩托罗拉手机。实施抢劫后,一人往六和塔方向逃窜,另三人往之江学院方向逃窜。

     

接到警情通报,九溪公安派出所等迅速组织警力,分头包围,上山搜索,并在附近路口设卡盘查。最后,刘某、乔某、周某、李某四人一一被擒。

     

分头审讯后,案件终于明晰起来。年初四,刘某来到杭州。前三天一直住在杭海路一家小旅馆里,白天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由于没带任何务工证明,没有一个单位要他。初七晚上开始露宿街头,在火车站附近捡点吃的,有时帮人背行李讨一点钱。期间刘某认识了乔某。刘某提出“这样的生活不是长久之计”,“跑到杭州来打工总不能在杭州饿死”。两人便商议并最终决定合伙抢劫出租车。为提高成功率,他们又临时纠合了两个刚认识的“兄弟”一起作案。

     

【案例分析】从需要内容而言,刘某等的需要具有正常合理的一面。但非常明显,他们以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其动机属犯罪动机,行为属犯罪行为。

     

三、犯罪人的动机特征

     

动机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人的有意行为均由动机所直接推动。因此,直接推动犯罪人实施故意犯罪行为的心理力量就是犯罪动机。这就告诉我们,在引发故意犯罪行为的诸多心理因素中,犯罪动机与犯罪行为距离最近。犯罪动机直接引导出犯罪行为,并在与各种不良心理因素相互影响中,将其它心理诸要素指向犯罪行为,最终推动了故意犯罪行为的产生和继续。可以说,犯罪动机是犯罪心理中最活跃的成分,犯罪动机的出现是犯罪心理真正形成或成熟的标志。

     

有关犯罪动机的具体知识将在下一章有关部分(第三章第三节)详细介绍,这里着重分析犯罪人的总的动机特征。

     

(一)存在着犯罪与不犯罪的动机冲突。

     

(二)存在着不同犯罪动机间的动机冲突。

     

(三)犯罪动机呈深化、复合化趋向。

     

(四)犯罪动机的发展变化带动其他心理因素发展变化。

   

 

     

一、需要与动机

     

(一)需要的概念及分类

     

人的需要是个体生理和社会的要求在头脑中的反映。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发展,个体有必要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获取各种资源、信息等,由此便产生了个体对一定对象的需求。

     

需要对人的其它心理活动和行为过程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是人们从事各种有意活动的心理动力源泉。

     

人的需要多种多样,依据不同的标准可分为不同的种类。依照需要的起源,可以把需要分为生理性需要和社会性需要。前者指维持机体生存和延续种族的本能性需要。如对食物、休息、运动、性等的需要,为人和动物所共有。但也要看到,人的生理性需要和动物的生理性需要有本质的区别,其需要的内容、对象以及获得满足的方式都受社会生活条件如道德规范的制约。后者指个体作为社会人而形成发展起来、与人的社会生活相联系的各种需要。这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高级需要,是后天所习得的人类特有的需要。社会需要从社会要求转化而来,当个体认识到社会要求的必要性时,社会要求就转化为个人的社会需要。

     

依照需要对象物的性质,可以把需要分为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前者指个体对物质对象的需要,如对生活中衣食住行及工具等有关物品的需要;后者指个体对精神生活的需要,如对文化艺术的需要、对美的需要、对道德的需要、对精神愉悦的需要等。精神需要是人类所特有的。

     

依照需要的社会规定性,可以把需要分为正当、合理需要和不正当、不合理需要。显然,前者符合社会规范,推动社会进步;后者则相反,违背社会规范,阻碍社会发展。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Maslow AH.)提出了更为细致、深入的需要分类,称“需要层次理论”。这一理论在学术界广泛传播,影响极大。

     

(二)动机的概念、形成及功能

     

依据有无目的、是否需要意志努力,人的活动(行动)可分为有意活动和无意活动两大类。动机是与人的有意活动相联系的。心理学认为,动机是直接引起和推动人去从事活动以接近目标,最终满足需要的内在动力。

     

动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需要与行为之间的“桥梁”或中介环节。一方面,动机由需要所引发,是需要的“活化”(即不再是需要阶段的“缺失感受”而发展成进一步的行为倾向);另一方面,动机直接促使人有所行为以接近目标。人的一切有意行为都直接由一定的动机所引起。

     

动机的形成以两个因素的同时存在为前提:其一是内在的需要。个体意识到缺乏某种东西,身心会失去平衡,产生紧张和焦虑感。其二是外在的对象或刺激。外部存在与主体需要相对应的客观对象或事物,才会促使个体由需要状态发展为动机状态;或诱发个体的潜在需要为显现需要,并进而进入动机状态,如色香味俱佳的食物、丰厚的奖励等会促使个体由“不饿”变“饿”、“未想到要”变成“想到要”。因此,需要(包括潜在需要)和外界刺激的共同作用,是动机的形成机制。

     

需要(动因条件)+外界刺激(诱因条件)动机行为

     

                         

     

目的

     

动机的功能表现在,它是一个引起主体活动、维持已被引起的活动、并将活动导向一定目标的心理过程。因此,可以将动机的功能分析归纳为:

     

第一,   引发功能。

     

第二,   指向功能。

     

第三,强化功能。

     

二、犯罪人的需要特征

     

犯罪人的故意犯罪行为,总是为了满足个人某方面的需要。因此,犯罪人的需要与其犯罪行为的实施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因果关系。大量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犯罪人在需要性质、需要结构、需要满足的手段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于守法者的基本特征。

     

(一)个人主导需要与社会要求相违背

     

 (二)畸型的需要结构

     

犯罪人需要的结构是畸型的,主要表现为:

     

1.低层次需要占优势地位。

     

2.某些需要畸型发展

     

(三)以违法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

     

有时,犯罪人的需要是合法正当的,但他们却通过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违法甚至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如,有的犯罪人在特殊情形下,基本生活需要的满足遇到困难,但他们不是寻求救济,而是铤而走险,以偷盗、抢劫等手段谋取利益;有的犯罪人遭人诽谤、暗算,出于愤怒,报复犯罪;有的犯罪人为了个人所谓的“成就”、“出人头地”而陷害他人。

     

案例:没找到工作竟抢劫犯罪

     

200232日晚19点左右,杭州“的哥”谢师傅按4个乘客的要求拉客“去六和塔附近一个工地。”

     

到了六和塔,那儿根本没什么工地。过了六和塔,快到浙大之江学院岔路口时,乘客要求停车。这时,后排最左边的一人突然掐住谢师傅的脖子,另外三个抓的抓,打的打,抢的抢,谢师傅上衣口袋里370元钱转眼就被他们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被抢走的还有腰间的一只摩托罗拉手机。实施抢劫后,一人往六和塔方向逃窜,另三人往之江学院方向逃窜。

     

接到警情通报,九溪公安派出所等迅速组织警力,分头包围,上山搜索,并在附近路口设卡盘查。最后,刘某、乔某、周某、李某四人一一被擒。

     

分头审讯后,案件终于明晰起来。年初四,刘某来到杭州。前三天一直住在杭海路一家小旅馆里,白天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由于没带任何务工证明,没有一个单位要他。初七晚上开始露宿街头,在火车站附近捡点吃的,有时帮人背行李讨一点钱。期间刘某认识了乔某。刘某提出“这样的生活不是长久之计”,“跑到杭州来打工总不能在杭州饿死”。两人便商议并最终决定合伙抢劫出租车。为提高成功率,他们又临时纠合了两个刚认识的“兄弟”一起作案。

     

【案例分析】从需要内容而言,刘某等的需要具有正常合理的一面。但非常明显,他们以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其动机属犯罪动机,行为属犯罪行为。

     

三、犯罪人的动机特征

     

动机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人的有意行为均由动机所直接推动。因此,直接推动犯罪人实施故意犯罪行为的心理力量就是犯罪动机。这就告诉我们,在引发故意犯罪行为的诸多心理因素中,犯罪动机与犯罪行为距离最近。犯罪动机直接引导出犯罪行为,并在与各种不良心理因素相互影响中,将其它心理诸要素指向犯罪行为,最终推动了故意犯罪行为的产生和继续。可以说,犯罪动机是犯罪心理中最活跃的成分,犯罪动机的出现是犯罪心理真正形成或成熟的标志。

     

有关犯罪动机的具体知识将在下一章有关部分(第三章第三节)详细介绍,这里着重分析犯罪人的总的动机特征。

     

(一)存在着犯罪与不犯罪的动机冲突。

     

(二)存在着不同犯罪动机间的动机冲突。

     

(三)犯罪动机呈深化、复合化趋向。

     

(四)犯罪动机的发展变化带动其他心理因素发展变化。

   

 

     

一、需要与动机

     

(一)需要的概念及分类

     

人的需要是个体生理和社会的要求在头脑中的反映。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发展,个体有必要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获取各种资源、信息等,由此便产生了个体对一定对象的需求。

     

需要对人的其它心理活动和行为过程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是人们从事各种有意活动的心理动力源泉。

     

人的需要多种多样,依据不同的标准可分为不同的种类。依照需要的起源,可以把需要分为生理性需要和社会性需要。前者指维持机体生存和延续种族的本能性需要。如对食物、休息、运动、性等的需要,为人和动物所共有。但也要看到,人的生理性需要和动物的生理性需要有本质的区别,其需要的内容、对象以及获得满足的方式都受社会生活条件如道德规范的制约。后者指个体作为社会人而形成发展起来、与人的社会生活相联系的各种需要。这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高级需要,是后天所习得的人类特有的需要。社会需要从社会要求转化而来,当个体认识到社会要求的必要性时,社会要求就转化为个人的社会需要。

     

依照需要对象物的性质,可以把需要分为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前者指个体对物质对象的需要,如对生活中衣食住行及工具等有关物品的需要;后者指个体对精神生活的需要,如对文化艺术的需要、对美的需要、对道德的需要、对精神愉悦的需要等。精神需要是人类所特有的。

     

依照需要的社会规定性,可以把需要分为正当、合理需要和不正当、不合理需要。显然,前者符合社会规范,推动社会进步;后者则相反,违背社会规范,阻碍社会发展。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Maslow AH.)提出了更为细致、深入的需要分类,称“需要层次理论”。这一理论在学术界广泛传播,影响极大。

     

(二)动机的概念、形成及功能

     

依据有无目的、是否需要意志努力,人的活动(行动)可分为有意活动和无意活动两大类。动机是与人的有意活动相联系的。心理学认为,动机是直接引起和推动人去从事活动以接近目标,最终满足需要的内在动力。

     

动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需要与行为之间的“桥梁”或中介环节。一方面,动机由需要所引发,是需要的“活化”(即不再是需要阶段的“缺失感受”而发展成进一步的行为倾向);另一方面,动机直接促使人有所行为以接近目标。人的一切有意行为都直接由一定的动机所引起。

     

动机的形成以两个因素的同时存在为前提:其一是内在的需要。个体意识到缺乏某种东西,身心会失去平衡,产生紧张和焦虑感。其二是外在的对象或刺激。外部存在与主体需要相对应的客观对象或事物,才会促使个体由需要状态发展为动机状态;或诱发个体的潜在需要为显现需要,并进而进入动机状态,如色香味俱佳的食物、丰厚的奖励等会促使个体由“不饿”变“饿”、“未想到要”变成“想到要”。因此,需要(包括潜在需要)和外界刺激的共同作用,是动机的形成机制。

     

需要(动因条件)+外界刺激(诱因条件)动机行为

     

                         

     

目的

     

动机的功能表现在,它是一个引起主体活动、维持已被引起的活动、并将活动导向一定目标的心理过程。因此,可以将动机的功能分析归纳为:

     

第一,   引发功能。

     

第二,   指向功能。

     

第三,强化功能。

     

二、犯罪人的需要特征

     

犯罪人的故意犯罪行为,总是为了满足个人某方面的需要。因此,犯罪人的需要与其犯罪行为的实施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因果关系。大量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犯罪人在需要性质、需要结构、需要满足的手段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于守法者的基本特征。

     

(一)个人主导需要与社会要求相违背

     

 (二)畸型的需要结构

     

犯罪人需要的结构是畸型的,主要表现为:

     

1.低层次需要占优势地位。

     

2.某些需要畸型发展

     

(三)以违法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

     

有时,犯罪人的需要是合法正当的,但他们却通过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违法甚至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如,有的犯罪人在特殊情形下,基本生活需要的满足遇到困难,但他们不是寻求救济,而是铤而走险,以偷盗、抢劫等手段谋取利益;有的犯罪人遭人诽谤、暗算,出于愤怒,报复犯罪;有的犯罪人为了个人所谓的“成就”、“出人头地”而陷害他人。

     

案例:没找到工作竟抢劫犯罪

     

200232日晚19点左右,杭州“的哥”谢师傅按4个乘客的要求拉客“去六和塔附近一个工地。”

     

到了六和塔,那儿根本没什么工地。过了六和塔,快到浙大之江学院岔路口时,乘客要求停车。这时,后排最左边的一人突然掐住谢师傅的脖子,另外三个抓的抓,打的打,抢的抢,谢师傅上衣口袋里370元钱转眼就被他们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被抢走的还有腰间的一只摩托罗拉手机。实施抢劫后,一人往六和塔方向逃窜,另三人往之江学院方向逃窜。

     

接到警情通报,九溪公安派出所等迅速组织警力,分头包围,上山搜索,并在附近路口设卡盘查。最后,刘某、乔某、周某、李某四人一一被擒。

     

分头审讯后,案件终于明晰起来。年初四,刘某来到杭州。前三天一直住在杭海路一家小旅馆里,白天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由于没带任何务工证明,没有一个单位要他。初七晚上开始露宿街头,在火车站附近捡点吃的,有时帮人背行李讨一点钱。期间刘某认识了乔某。刘某提出“这样的生活不是长久之计”,“跑到杭州来打工总不能在杭州饿死”。两人便商议并最终决定合伙抢劫出租车。为提高成功率,他们又临时纠合了两个刚认识的“兄弟”一起作案。

     

【案例分析】从需要内容而言,刘某等的需要具有正常合理的一面。但非常明显,他们以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其动机属犯罪动机,行为属犯罪行为。

     

三、犯罪人的动机特征

     

动机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人的有意行为均由动机所直接推动。因此,直接推动犯罪人实施故意犯罪行为的心理力量就是犯罪动机。这就告诉我们,在引发故意犯罪行为的诸多心理因素中,犯罪动机与犯罪行为距离最近。犯罪动机直接引导出犯罪行为,并在与各种不良心理因素相互影响中,将其它心理诸要素指向犯罪行为,最终推动了故意犯罪行为的产生和继续。可以说,犯罪动机是犯罪心理中最活跃的成分,犯罪动机的出现是犯罪心理真正形成或成熟的标志。

     

有关犯罪动机的具体知识将在下一章有关部分(第三章第三节)详细介绍,这里着重分析犯罪人的总的动机特征。

     

(一)存在着犯罪与不犯罪的动机冲突。

     

(二)存在着不同犯罪动机间的动机冲突。

     

(三)犯罪动机呈深化、复合化趋向。

     

(四)犯罪动机的发展变化带动其他心理因素发展变化。

   

 

     

一、需要与动机

     

(一)需要的概念及分类

     

人的需要是个体生理和社会的要求在头脑中的反映。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发展,个体有必要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获取各种资源、信息等,由此便产生了个体对一定对象的需求。

     

需要对人的其它心理活动和行为过程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是人们从事各种有意活动的心理动力源泉。

     

人的需要多种多样,依据不同的标准可分为不同的种类。依照需要的起源,可以把需要分为生理性需要和社会性需要。前者指维持机体生存和延续种族的本能性需要。如对食物、休息、运动、性等的需要,为人和动物所共有。但也要看到,人的生理性需要和动物的生理性需要有本质的区别,其需要的内容、对象以及获得满足的方式都受社会生活条件如道德规范的制约。后者指个体作为社会人而形成发展起来、与人的社会生活相联系的各种需要。这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高级需要,是后天所习得的人类特有的需要。社会需要从社会要求转化而来,当个体认识到社会要求的必要性时,社会要求就转化为个人的社会需要。

     

依照需要对象物的性质,可以把需要分为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前者指个体对物质对象的需要,如对生活中衣食住行及工具等有关物品的需要;后者指个体对精神生活的需要,如对文化艺术的需要、对美的需要、对道德的需要、对精神愉悦的需要等。精神需要是人类所特有的。

     

依照需要的社会规定性,可以把需要分为正当、合理需要和不正当、不合理需要。显然,前者符合社会规范,推动社会进步;后者则相反,违背社会规范,阻碍社会发展。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Maslow AH.)提出了更为细致、深入的需要分类,称“需要层次理论”。这一理论在学术界广泛传播,影响极大。

     

(二)动机的概念、形成及功能

     

依据有无目的、是否需要意志努力,人的活动(行动)可分为有意活动和无意活动两大类。动机是与人的有意活动相联系的。心理学认为,动机是直接引起和推动人去从事活动以接近目标,最终满足需要的内在动力。

     

动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需要与行为之间的“桥梁”或中介环节。一方面,动机由需要所引发,是需要的“活化”(即不再是需要阶段的“缺失感受”而发展成进一步的行为倾向);另一方面,动机直接促使人有所行为以接近目标。人的一切有意行为都直接由一定的动机所引起。

     

动机的形成以两个因素的同时存在为前提:其一是内在的需要。个体意识到缺乏某种东西,身心会失去平衡,产生紧张和焦虑感。其二是外在的对象或刺激。外部存在与主体需要相对应的客观对象或事物,才会促使个体由需要状态发展为动机状态;或诱发个体的潜在需要为显现需要,并进而进入动机状态,如色香味俱佳的食物、丰厚的奖励等会促使个体由“不饿”变“饿”、“未想到要”变成“想到要”。因此,需要(包括潜在需要)和外界刺激的共同作用,是动机的形成机制。

     

需要(动因条件)+外界刺激(诱因条件)动机行为

     

                         

     

目的

     

动机的功能表现在,它是一个引起主体活动、维持已被引起的活动、并将活动导向一定目标的心理过程。因此,可以将动机的功能分析归纳为:

     

第一,   引发功能。

     

第二,   指向功能。

     

第三,强化功能。

     

二、犯罪人的需要特征

     

犯罪人的故意犯罪行为,总是为了满足个人某方面的需要。因此,犯罪人的需要与其犯罪行为的实施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因果关系。大量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犯罪人在需要性质、需要结构、需要满足的手段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于守法者的基本特征。

     

(一)个人主导需要与社会要求相违背

     

 (二)畸型的需要结构

     

犯罪人需要的结构是畸型的,主要表现为:

     

1.低层次需要占优势地位。

     

2.某些需要畸型发展

     

(三)以违法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

     

有时,犯罪人的需要是合法正当的,但他们却通过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违法甚至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如,有的犯罪人在特殊情形下,基本生活需要的满足遇到困难,但他们不是寻求救济,而是铤而走险,以偷盗、抢劫等手段谋取利益;有的犯罪人遭人诽谤、暗算,出于愤怒,报复犯罪;有的犯罪人为了个人所谓的“成就”、“出人头地”而陷害他人。

     

案例:没找到工作竟抢劫犯罪

     

200232日晚19点左右,杭州“的哥”谢师傅按4个乘客的要求拉客“去六和塔附近一个工地。”

     

到了六和塔,那儿根本没什么工地。过了六和塔,快到浙大之江学院岔路口时,乘客要求停车。这时,后排最左边的一人突然掐住谢师傅的脖子,另外三个抓的抓,打的打,抢的抢,谢师傅上衣口袋里370元钱转眼就被他们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被抢走的还有腰间的一只摩托罗拉手机。实施抢劫后,一人往六和塔方向逃窜,另三人往之江学院方向逃窜。

     

接到警情通报,九溪公安派出所等迅速组织警力,分头包围,上山搜索,并在附近路口设卡盘查。最后,刘某、乔某、周某、李某四人一一被擒。

     

分头审讯后,案件终于明晰起来。年初四,刘某来到杭州。前三天一直住在杭海路一家小旅馆里,白天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由于没带任何务工证明,没有一个单位要他。初七晚上开始露宿街头,在火车站附近捡点吃的,有时帮人背行李讨一点钱。期间刘某认识了乔某。刘某提出“这样的生活不是长久之计”,“跑到杭州来打工总不能在杭州饿死”。两人便商议并最终决定合伙抢劫出租车。为提高成功率,他们又临时纠合了两个刚认识的“兄弟”一起作案。

     

【案例分析】从需要内容而言,刘某等的需要具有正常合理的一面。但非常明显,他们以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其动机属犯罪动机,行为属犯罪行为。

     

三、犯罪人的动机特征

     

动机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人的有意行为均由动机所直接推动。因此,直接推动犯罪人实施故意犯罪行为的心理力量就是犯罪动机。这就告诉我们,在引发故意犯罪行为的诸多心理因素中,犯罪动机与犯罪行为距离最近。犯罪动机直接引导出犯罪行为,并在与各种不良心理因素相互影响中,将其它心理诸要素指向犯罪行为,最终推动了故意犯罪行为的产生和继续。可以说,犯罪动机是犯罪心理中最活跃的成分,犯罪动机的出现是犯罪心理真正形成或成熟的标志。

     

有关犯罪动机的具体知识将在下一章有关部分(第三章第三节)详细介绍,这里着重分析犯罪人的总的动机特征。

     

(一)存在着犯罪与不犯罪的动机冲突。

     

(二)存在着不同犯罪动机间的动机冲突。

     

(三)犯罪动机呈深化、复合化趋向。

     

(四)犯罪动机的发展变化带动其他心理因素发展变化。

   

 

     

一、需要与动机

     

(一)需要的概念及分类

     

人的需要是个体生理和社会的要求在头脑中的反映。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发展,个体有必要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获取各种资源、信息等,由此便产生了个体对一定对象的需求。

     

需要对人的其它心理活动和行为过程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是人们从事各种有意活动的心理动力源泉。

     

人的需要多种多样,依据不同的标准可分为不同的种类。依照需要的起源,可以把需要分为生理性需要和社会性需要。前者指维持机体生存和延续种族的本能性需要。如对食物、休息、运动、性等的需要,为人和动物所共有。但也要看到,人的生理性需要和动物的生理性需要有本质的区别,其需要的内容、对象以及获得满足的方式都受社会生活条件如道德规范的制约。后者指个体作为社会人而形成发展起来、与人的社会生活相联系的各种需要。这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高级需要,是后天所习得的人类特有的需要。社会需要从社会要求转化而来,当个体认识到社会要求的必要性时,社会要求就转化为个人的社会需要。

     

依照需要对象物的性质,可以把需要分为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前者指个体对物质对象的需要,如对生活中衣食住行及工具等有关物品的需要;后者指个体对精神生活的需要,如对文化艺术的需要、对美的需要、对道德的需要、对精神愉悦的需要等。精神需要是人类所特有的。

     

依照需要的社会规定性,可以把需要分为正当、合理需要和不正当、不合理需要。显然,前者符合社会规范,推动社会进步;后者则相反,违背社会规范,阻碍社会发展。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Maslow AH.)提出了更为细致、深入的需要分类,称“需要层次理论”。这一理论在学术界广泛传播,影响极大。

     

(二)动机的概念、形成及功能

     

依据有无目的、是否需要意志努力,人的活动(行动)可分为有意活动和无意活动两大类。动机是与人的有意活动相联系的。心理学认为,动机是直接引起和推动人去从事活动以接近目标,最终满足需要的内在动力。

     

动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需要与行为之间的“桥梁”或中介环节。一方面,动机由需要所引发,是需要的“活化”(即不再是需要阶段的“缺失感受”而发展成进一步的行为倾向);另一方面,动机直接促使人有所行为以接近目标。人的一切有意行为都直接由一定的动机所引起。

     

动机的形成以两个因素的同时存在为前提:其一是内在的需要。个体意识到缺乏某种东西,身心会失去平衡,产生紧张和焦虑感。其二是外在的对象或刺激。外部存在与主体需要相对应的客观对象或事物,才会促使个体由需要状态发展为动机状态;或诱发个体的潜在需要为显现需要,并进而进入动机状态,如色香味俱佳的食物、丰厚的奖励等会促使个体由“不饿”变“饿”、“未想到要”变成“想到要”。因此,需要(包括潜在需要)和外界刺激的共同作用,是动机的形成机制。

     

需要(动因条件)+外界刺激(诱因条件)动机行为

     

                         

     

目的

     

动机的功能表现在,它是一个引起主体活动、维持已被引起的活动、并将活动导向一定目标的心理过程。因此,可以将动机的功能分析归纳为:

     

第一,   引发功能。

     

第二,   指向功能。

     

第三,强化功能。

     

二、犯罪人的需要特征

     

犯罪人的故意犯罪行为,总是为了满足个人某方面的需要。因此,犯罪人的需要与其犯罪行为的实施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因果关系。大量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犯罪人在需要性质、需要结构、需要满足的手段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于守法者的基本特征。

     

(一)个人主导需要与社会要求相违背

     

 (二)畸型的需要结构

     

犯罪人需要的结构是畸型的,主要表现为:

     

1.低层次需要占优势地位。

     

2.某些需要畸型发展

     

(三)以违法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

     

有时,犯罪人的需要是合法正当的,但他们却通过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违法甚至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如,有的犯罪人在特殊情形下,基本生活需要的满足遇到困难,但他们不是寻求救济,而是铤而走险,以偷盗、抢劫等手段谋取利益;有的犯罪人遭人诽谤、暗算,出于愤怒,报复犯罪;有的犯罪人为了个人所谓的“成就”、“出人头地”而陷害他人。

     

案例:没找到工作竟抢劫犯罪

     

200232日晚19点左右,杭州“的哥”谢师傅按4个乘客的要求拉客“去六和塔附近一个工地。”

     

到了六和塔,那儿根本没什么工地。过了六和塔,快到浙大之江学院岔路口时,乘客要求停车。这时,后排最左边的一人突然掐住谢师傅的脖子,另外三个抓的抓,打的打,抢的抢,谢师傅上衣口袋里370元钱转眼就被他们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被抢走的还有腰间的一只摩托罗拉手机。实施抢劫后,一人往六和塔方向逃窜,另三人往之江学院方向逃窜。

     

接到警情通报,九溪公安派出所等迅速组织警力,分头包围,上山搜索,并在附近路口设卡盘查。最后,刘某、乔某、周某、李某四人一一被擒。

     

分头审讯后,案件终于明晰起来。年初四,刘某来到杭州。前三天一直住在杭海路一家小旅馆里,白天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由于没带任何务工证明,没有一个单位要他。初七晚上开始露宿街头,在火车站附近捡点吃的,有时帮人背行李讨一点钱。期间刘某认识了乔某。刘某提出“这样的生活不是长久之计”,“跑到杭州来打工总不能在杭州饿死”。两人便商议并最终决定合伙抢劫出租车。为提高成功率,他们又临时纠合了两个刚认识的“兄弟”一起作案。

     

【案例分析】从需要内容而言,刘某等的需要具有正常合理的一面。但非常明显,他们以犯罪手段追求需要的满足,其动机属犯罪动机,行为属犯罪行为。

     

三、犯罪人的动机特征

     

动机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人的有意行为均由动机所直接推动。因此,直接推动犯罪人实施故意犯罪行为的心理力量就是犯罪动机。这就告诉我们,在引发故意犯罪行为的诸多心理因素中,犯罪动机与犯罪行为距离最近。犯罪动机直接引导出犯罪行为,并在与各种不良心理因素相互影响中,将其它心理诸要素指向犯罪行为,最终推动了故意犯罪行为的产生和继续。可以说,犯罪动机是犯罪心理中最活跃的成分,犯罪动机的出现是犯罪心理真正形成或成熟的标志。

     

有关犯罪动机的具体知识将在下一章有关部分(第三章第三节)详细介绍,这里着重分析犯罪人的总的动机特征。

     

(一)存在着犯罪与不犯罪的动机冲突。

     

(二)存在着不同犯罪动机间的动机冲突。

     

(三)犯罪动机呈深化、复合化趋向。

     

(四)犯罪动机的发展变化带动其他心理因素发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