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概述
一、概念
    是指刑法所规定的说明侵害某种社会关系而构成犯罪所必须的诸种客观事实特征。犯罪的客观方面和主观方面存在着有机的联系,是任何犯罪都不可缺少的基本内容。
二、特征
    (一)法定性。由于刑法的规定而具备法定性。
    (二)内容是客观事实特征
    (三)性质是说明行为对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有所侵犯的事实特征。
    (1)危害行为(基本要素)
    (2)危害结果,(选择要素)如:间接故意杀人/伤害行为,交通肇事罪。
    (3)特定的时间、地点、方法(选择要要素)如: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非法狩猎罪、暴力干涉婚姻罪以及抢劫罪。
    (4)因果关系(非构成要素)
    (四)必备性,它是成立犯罪所必须具备的客观事实因素
    1、不具备客观方面,就说明不存在社会关系受到损害的客观事实,因而也就不能构成犯罪。
    2、在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中,犯罪客观方面处在核心地位。
三、犯罪构成客观方面要件的具体内容
    (一)危害结果是选择要素。(如:间接故意杀人/伤害行为,交通肇事罪)
所有的过失犯罪都要以危害结果的发生作为其构成要素,间接故意是按照结果来认定罪名,在理论上被称之为结果犯;对直接故意来说,危害结果并不是其构成要素,只可能是既遂与未遂的标准,故危害结果是其选择要素。 
    (二)特定的时间、地点和方法是选择要素(如: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非法狩猎罪、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以及抢劫罪)。
    (三)因果关系不是构成要素
综上所述,犯罪客观要件存在着基本要素和选择要素。其客观方面的基本要素是危害行为,它是任何犯罪都必须具备的客观基本要素,危害结果、实施危害行为的特定时间、地点和方法是构成犯罪的客观特殊要素,即只有刑法分则对其作出明确规定时,它们才能成为某些犯罪的必备要素 ,而因果关系则不是任何犯罪的构成要素。
四、意义
    (一)区分罪与非罪
    (二)区分此罪与彼罪
    (三)正确分析和认定犯罪的主观要素
    (四)正确量刑。

                                       第二节 危害行为
一、概念和特征
    (一)概念
    是指刑法所明文禁止的,表现人的意识或者意志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注意行为与犯罪行为以及危害行为的区别。在刑法学上,从广义的角度看,行为等同于犯罪行为,如刑法第12条规定的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从狭义的角度看,行为等同于危害行为,如关于故意的规定。
    (二)特征
    1、 从客观方面看,它是人的身体动静。
    (1)它必须是一种人的行为。法律不惩罚思想犯,而只是同人的特定行为作斗争。如果单纯的思想活动而不与人的行为联系起来,就不可能对社会产生实际的影响,只有人的行为才可能对社会产生实际的作用。但对行为要作广义理解,从基本形式看,它即可以是作为,也可以是不作为;从其外在表现形式看,即可以是身体动作,也可以是言辞。但这种言辞必须表现为能够改变 或者影响他人思想或者行为的外在口头言论或者书面言辞,如:侮辱罪、诽谤罪等。言辞能否治罪的关键在于:发表言辞能否影响外界并产生危害。如:有人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要推翻政权,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
    2、 这种行为必须是危害社会而为我国刑法所明文禁止的行为。
    (1)这种行为必须是危害社会的行为。
    (2)对于危害行为的价值判断,立法者在确定危害行为时,是从根本上考察行为与社会发展客观规律是否相适应及其程度。司法人员在确定危害行为的范围时,他只能依照刑法的规定考察该行为是否被刑法禁止,是否应当受到刑罚处罚,否则就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危害行为。
    3、 从主观上看,它上表现人的意识或者意志的行为。
只有在人的意识和意志支配下的危害行为,才可能由刑法来调整。故人的无意识或者无意志的身体活动即使客观上造成损害,也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危害行为,当然不应当认定为犯罪不追究刑事责任。
    (1)人在睡梦中或者精神错乱状态下的举动
    (2)人在不可抗力作用下的举动
    (3)人在身体受到强制情况下的举动
二、基本形式
    (一) 作为
    (1)概念
    是指行为人以积极的活动实施刑法所禁止的危害社会的行为。作为是诸多犯罪的主要形式,即不应为而为之。如强奸罪、贪污罪、诈骗罪以及抢劫罪等
    (2)作为不能等同于亲手实施。作为除了行为人亲手实施以外,还包括行为人借助自然力量(风势、火等)、借助动物以及其他不具备犯罪主体条件的人(儿童、精神病人)、或者借助他人的过失行为来实施犯罪行为,这些行为应视为利用者本人实施了作为的犯罪形式。
    (3)故意杀人、爆炸、放火以及其他诸多罪名,既可以是作为,也可以是作为的形式。
    (二) 不作为
    (1)概念(见死不救是否是犯罪?)
是指行为人具有实施某种行为的特定法律义务,并且能够实施某种积极的行为而未实施的行为。即应当做而未做。如遗弃罪、不解救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儿童罪等。遗弃罪只能是不作为形式,因为针对的不是被扔掉的孩子或者老人而是不尽扶养或者赡养义务。只能由不作为形式构成的犯罪较少。
案例: 
    (2)构成要件
    A、行为人负有实施特定积极行为的法律义务。这种义务的来源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a法律上明文规定的义务
如: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的就是遗弃罪。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如此处的法律明文规定的义务是指具体特定的义务,而不是宪法规定的普遍义务。
    b职务、业务要求履行的义务
    c先行行为产生的义务
    先行行为产生的义务是指行为人的行为而使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处在危险时,行为人负有以采取有效措施排除危险或者防止结果发生的特定义务。
如:汽车司机交通肇事撞伤人,他就有义务立即送被害者去医院的抢救义务,若不履行,则是不作为。(有学者认为:不作为的义务来源还包括法律行为引起的义务,即是指法律上能够产生一定权利义务的行为,如果行为人不履行该特定的积极义务,以至使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受到侵害或者威胁,就可以成立不作为形式的危害行为。这种义务大多数情况下是指合同行为引起的义务。如自愿被雇佣照看小孩的保姆,就没有使小孩遭受意外伤害的义务。) 
    B、行为人有履行特定义务的实际可能而未履行
如其由于某种原因而不具有履行该项义务的实际可能性,则不构成犯罪的不作为。
如仓库保管员被罪犯捆绑,致使公共财产被抢走。
以下情况可以被认为是不能履行:
无作为能力:生理缺陷;空间限制;欠缺救助之必要能力经验、知识和工具。
   C、行为人未履行特定义务的不作为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它不是一般的危害性,必须造成了或可能引起特定的危害结果。
  (3)形式
不作为包括纯正不作为和不纯正不作为。
纯正不作为:只能由不作为构成即由刑法明文规定。如:遗弃罪,拒传军令罪,拒不救援友邻部队罪。
不纯正作为:即可以由作为,也可以由不作为构成。如:故意杀人罪,爆炸罪,放火罪,交通肇事罪。
    (三)认定中应注意的问题
    (1)不要将作为与不作为的划分同故意与过失的划分相混淆。一种是行为客观上的两种 形式,另一种则是主观心理态度的两种基本形式。决不可以认为作为都是故意,不作为都是过失。实际上,作为与不作为都有可能既有故意亦有过失。如:故意杀人/过失杀人,即作为、不作为与主观方面没有什么联系。
    (2)正确认识作为犯罪与不作为犯罪的危害程度。
提问:谁的危害性大?无论作怎样的回答都不正确。
作为>不作为,不妥当。
    (3)正确认识研究作为与不作为形式的意义。
    行为方式的不同并不影响犯罪性质。不作为犯罪在司法实践中数量较少,其性质较复杂,具有一些特点。在司法实践中要注意两方面兼顾,既注意惩处以消极方式构成的不作为犯罪,也要注意防止对不负有特定义务的人滥施刑罚。行为的形式有积极与消极之分,积极的是作为,消极的是不作为;但从犯罪行为对客体的危害来分析,无论作为还是不作为,行为并不是无形的。

                                     第三节  特殊要素
一、特殊要素之一:行为的特定时间、地点和特定的方法
    (一)犯罪的特定时间
    1、首先对于绝大多数犯罪而言,在什么时间犯罪,对于犯罪构成没有影响,但有的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一般认为,只有在刑法分则条文中明文规定的犯罪时间,才能成为影响定罪的构成要件。如:资敌罪,不是战时不构成本罪,故其是犯罪构成的特殊要件。
    2、犯罪时间与犯罪中的即成犯与隔时犯
    (1)即成犯与犯罪时间
    (2)隔时犯与犯罪时间
    确定隔时犯的犯罪时间具有重要意义。体现在:
犯罪时间的确定至少可以解决新旧法的适用问题; 行为主体是否负刑事责任的问题;是否可以追溯问题;犯罪是否成立问题。
    3、关于到底是哪个时间作为犯罪的时间,目前主要有三种主张:
    ①行为主义--应以犯罪行为发生的时间作为犯罪时间;②结果主义--应以犯罪结果发生的时间作为犯罪时间;③折衷主义--行为时间和结果时间都是犯罪时间。以上三种主张中,
    行为主义以犯罪行为发生的时间作为犯罪时间表面上似乎无懈可击,但是,既然犯罪结果是其必要要件,那么如果某种结果未发生,其行为一般不构成犯罪,而只是行政方面的违规违纪行为,又何谈犯罪时间?结果主义以犯罪结果发生的时间作为犯罪时间,符合犯罪构成的理论和司法实践,但是,若行为人在实施其行为时,属于没有刑事责任能力或相对刑事责任能力人,而结果发生时又是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该如何处理? 
    我国理论界主张行为主义。理论如下: 
    犯罪行为是犯罪构成的最基本要件之一,也是其主观恶性最直接、最充分的表露,亦是我国刑法惩罚的对象,虽然我国刑法对隔时犯的犯罪时间未作明文规定,但刑法第89条的追溯期限规定: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可以作为隔时犯犯罪时间的参考。这种理论可以较好地解决上述三个问题,但是对于其行为要作广义的理解。犯罪行为时应包括犯罪行为成立时,而不是指一般的违法行为,尤其对于过失犯罪中的隔时犯。高检解释认为:
    对于开始于1997年9月30日以前继续或者连续到1997年10月1日以后的行为,如果原刑法和修订刑法都认为是犯罪并且应当追诉,按照修订刑法追究责任。只是修订刑法的构成要件和情节较为严重或者法定刑较重的,提起公诉时应当建议酌情从轻处理。
    (二)犯罪的特定地点 
    刑法有部分犯罪规定以特定地点作为其构成要件,如遗弃伤病军人罪是在"战场上";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是在"禁渔区"、"禁猎区"。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情况下,犯罪的地点对于犯罪没有决定性意义,但某些犯罪的地点可以作为量刑情节加以考虑。
    1、犯罪地点与即成犯、隔时犯
    在即成犯情况下,由于犯罪即时完成,犯罪地点如同时间一样,也具有特定性。但是对隔地犯不同,犯罪的实行与作为犯罪构成要件的结果发生在不同场合发生的犯罪,称为隔地犯。
    三种主张:A行为主义;B结果主义;C折衷主义(同上)
    我国认为应采折中主义,即行为结果主义,也即无论是行为地还是结果发生地,都应视为犯罪地。 
意义:
    A解决了刑事管辖权;
    B适用刑事诉讼法,刑事案件由犯罪地人民法院管辖。犯罪地包括行为发生地和结果发生地。同级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由最初受理的法院,必要时由主要犯罪地法院。
    (三)犯罪的特定方法
    刑法对大部分犯罪并未将方法规定为构成要件,而只是量刑情节的考虑因素。但对于少数犯罪则必须是特定的方法才能构成相应的犯罪。如: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但应注意区别:有些犯罪行为中犯罪方法本身就是法律所要惩罚的犯罪实行行为,此时,犯罪方法不属于选择要件行为。如放火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爆炸罪。 
二、特殊要素之二:危害结果
    (一)概念
    1、多种不同概念:
    (1)是指犯罪行为对我国刑法所要保护的法益造成的损害。(未表明是实际损害还是可能的损害?)
    (2)是指犯罪行为对犯罪客体所造成的实际的损害。
    (3)是指危害行为对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已经造成的或者可能造成的损害。
    2、在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也常常是在不同的涵义上使用这个词。广义上,是指危害行为引起的对社会的一切损害,包括直接结果和间接结果。如:甲盗走乙大量财物,乙含恨自杀而死。从社会观点来看,同犯罪做斗争,决不是仅仅为避免犯罪行为直接造成的损害,而应包括犯罪行为可能产生的一切直接与间接损害结果。但是,从刑法观点看,直接损害与间接损害以及作为构成要件的结果与非构成要件的结果,对刑事案件的定罪量刑是有不同意义,应加以区别。
狭义的危害结果是指刑法规定作为某种犯罪构成中的危害结果,也即犯罪行为对某罪直接客体造成的损害,具有以下特点:
    A是对某种犯罪的直接客体危害结果,并不是一切直接或间接结果。
    B是依照刑法规定属于犯罪构成要件的危害结果,如过失致人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杀人未遂,只造成重伤,这种危害结果就不属于犯罪构成要件的结果), 交通肇事罪与玩忽职守罪。 
    C对于定罪具有重要意义。--没有特定的危害结果的发生,则不构成犯罪。如:逃避动植物检疫罪。
    D作为构成要件的结果,不仅指已经造成的现实损害,还包括危害结果的可能性或危险性。当法律明文规定把某种行为造成的引起某种损害的危险状态作为其必备的条件时,该危险状态可以看成是犯罪构成要件中的危害结果。如: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引起检疫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品的。
(二)危害结果的分类
    1、广义的危害结果与狭义的危害结果
    (1)广义:是指由行为人的危害行为所引起的一切对社会的损害事实。
    (2)狭义:所有的过失犯罪必须具备危害结果,间接故意也是以危害结果的发生作为其构成要件并以此确定罪名,
    2、直接结果与间接结果
    (1)直接结果是指由危害行为直接造成的侵害事实,它与危害行为之间不存在独立的另一现象作为中介。如:甲开枪射击导致乙当场死亡,则乙的死亡就是甲的射击行为的直接结果。
    (2)间接结果是指危害行为间接造成的侵害事实,它与危害行为之间存在着独立的另一现象作为联系的中介。如:甲侮辱乙,乙因羞辱而自缢身亡,乙之死亡就是甲侮辱行为的间接结果。
    3、物质性结果与非物质性结果
    (1)物质性损害结果是指现象形态表现为物质性变化的危害结果。如人的死亡、重伤、财物的烧毁等。 
    (2)非物质性损害结果是指现象形态表现为非物质性变化的危害结果。如:对人格、名誉的损害。
    4、 基本结果与加重结果
    5、 构成结果与非构成结果
    (1)构成结果是指属于犯罪构成要件的危害结果。
    (2)非构成结果是指不属于犯罪构成要件的危害结果。主要体现为:(1)存在于未遂犯或者中止犯的中间结果,如:故意杀人却致人重伤的后果。(2)存在于某些结果加重犯中的、超出基本构成结果之外的加重结果,如: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中的死亡结果。(3)可以存在于任何性质、任何形态的随意结果,如:行为人实施非法搜查行为,导致他人财物破损的结果。 
    (三) 法律对物质性损害结果的规定及其意义
    1、作为犯罪构成要件的危害结果
    从危害结果对定罪的意义来说,刑法中危害结果的研究就是为司法实践中认定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此罪与彼罪的界限提供依据。主要体现为以下两个方面:
    (1)以严重的物质性损害结果作为罪与非罪的标准,如:过失犯罪与间接故意犯罪。
    (2)以足以使某种危害结果发生的危险状态作为犯罪构成的必要要素。如:破坏交通设施罪,如果没有造成危险状态的存在,则不构成犯罪。
    2、作为量刑考虑因素的危害结果
    (1)以危害结果的轻重,适用轻重不同的法定刑幅度。如:故意伤害分为轻伤、重伤以及死亡。 
    (2)以对直接客体造成的危害结果,作为犯罪既遂的标准。如:故意杀人罪。

                                    第四节 因果关系
一、概念
    (一)哲学上的因果关系是指一种现象规律性引起另一种现象,引起其他现象的现象是原因;被引起的现象是结果。前者与后者的关系就是因果关系。
    (二)刑法因果关系是指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必然的不以人们遗志为转移的内在标准。
    (笔者认为:刑法因果关系是一个法律问题,不能过多的从哲学的角度去考虑,而应当更多的从法学角度、从因果关系与定罪量刑的关系的角度进行分析。刑法因果关系除了具备哲学上因果关系的特点外,还具有自身的特点,即:为刑法所规定;属于外因与结果之间的关系;是引起与被引起关系;是质与量的统一。双层次因果关系的原理认为:事实因果关系是刑法因果关系的基础,法律因果关系是刑法因果关系的本质。)
二、特征
     (一)客观性。是指作为客观现象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它是客观存在的,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故在刑事案件中查明因果关系,就要求司法工作人员从实际出发,客观的加以判断和认定。
    (二)相对性。
    哲学上的因果关系有其因果锁链,即具有相对性。刑法因果关系亦如此。在某一现象中作为原因的,其本身又作为另一种现象的结果。如:甲偷--乙告--甲杀死乙--乙母死。只有在与相对事物发生关系时,才能分清因和果。所以要区分因和果,必须把其中的一对现象从客观现象普遍联系的整个链条中抽出来研究。
以下两点值得注意:
    1、作为因果关系中的结果,是指法律所要求的已经造成的有形的、可被具体测量的危害结果。只有这样的结果才能被查明和确定,才能作为由危害行为引起的现象来把握,才能据此确定因果关系是否存在。因此,犯罪构成中不包含、不要求物质性损害结果的犯罪,一般不存在解决因果关系的问题。
    2、刑法因果关系的原因,是指危害社会的行为。因此,如果查明某人的行为是正当、合法的行为而不具有危害社会的性质,那么即使其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也不能认为具有刑法因果关系。
    (三)时间序列性。
    按照时间的顺序性,即其必然是先有原因,后有结果,或者说先有行为,后有结果。结果之前的行为未必是原因,但作为原因的行为必然发生在结果之前,故如果查明行为发生在结果之前,则其肯定无因果关系。
    (四)复杂性。
    表现为"一果多因"和"一因多果"
    1、"一果多因"是指危害结果的发生是由多个原因造成的。它最明显的表现在两种情况下:
    (1)一种是责任事故类过失犯罪案件中。事故的发生往往涉及到许多人的过失,而且往往是主客观原因交织在一起,情况非常复杂。必须分清主要原因和次要原因,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才能解决刑事责任问题。
    (2)另一种是共同犯罪案件中。共同犯罪中各个共犯危害行为的总和作为造成危害结果的总原因而与之有因果关系,但是根据刑法的规定,在分析案件时要分清主要和次要原因,即分清各共犯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的大小,并进而确定各个共犯的刑事责任。
    2、"一因多果"
    (五)多样性。体现为"必然因果关系"和"偶然因果关系"。
    (1)"必然因果关系"是指两种现象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必然的、合乎规律的引起与被引起的联系。"偶然因果关系"是指某种行为本身不包含产生某种危害结果的必然性(内在根据),但是在其发展过程中,偶然又有其他原因加入其中,由后来介入的这一原因合乎规律的引起了这种危害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先行行为与最终之危害结果之间的偶然联系,就称为偶然因果关系。如:受到歹徒持刀威胁的受害妇女推倒强奸犯,被歹徒持刀紧追不舍,最后该妇女在十字路口被卡车撞死。
    (2)"偶然因果关系"一般表现为对量刑有影响,而对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种犯罪没有什么影响,但在某种条件下对定罪也有一定意义。作为承担刑事责任基础的因果关系应当具有某种现实可能性。如果甲将乙打成轻伤在去医院途中被车撞死;甲将乙打成重伤,医生诊断为必死无疑,在观察室里插上氧气,正好被其仇人发现,拔掉氧气使乙窒息而亡。有人认为也有实在可能性此种观点值得商榷;重伤有向死亡转化的可能性,某丙加速了甲死亡的进程。传统观点认为只有某甲的行为导致了乙的死亡这才是因果关系,而在某乙走向死亡的过程中,有某一种因素的介入就中断了这种因果关系。新的占主导地位的观点认为:在实在可能性在现实性转化的过程中,如果有某种偶然的因素加入,则前者是偶然因果关系,后者是必然因果关系。
    (六)条件性和具体性。
    刑法上所指向的对象都是具体的人和物;或者有人认为应当是一果多因,但刑法中原因只能是行为,而不能是具体的条件。
    (七)法律性。
    (1)作为法律标准的因果关系所研究的原因行为,在刑法上应是对确定刑事责任有意义的危害社会的行为,其结果也必然是危害社会的结果。如果认为刑法研究因果关系的主要目的是为定罪提供客观基础,那么这种结果就只能是狭义的危害结果;如果认为这种研究是为解决整个刑事责任提供客观基础,包括确定刑事责任的质与量,那么就必然将这种结果理解为广义上的一切危害结果。而实际上研究刑法因果关系不仅有解决定罪问题,也要有利于适当解决量刑问题,从而为整个刑事责任的追究提供客观基础。既然研究的是广义的因果关系,由于其本身非常复杂,故必须有法律的明文规定。 
    (2)因果关系的法律性是刑法因果关系的应有特征,而且体现这种因果关系与一般哲学上的因果关系的不同的根本特征。在立法者看来,只要刑事责任有质和量的要求,对刑法因果关系就存在一个程度的要求。
三、认定中的疑难问题
    (一)不作为犯罪的因果关系
    有人认为:不作为的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在客观事实上并不存在因果关系,而只是拟制的法律关系。这种观点值得商榷。因为它否认了不作为犯罪因果关系的客观性,也就否认了作为犯罪负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其实,不作为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法律强加的。不作为的原因力,就在于它应该阻止而没有阻止事物向危险方向发展,以至于引起了危害结果的发生。不作为犯罪因果关系的特殊性只在于:它以行为人负有特定的义务为前提,除此之外它的因果关系就与作为犯罪一样解决。如:由于铁路扳道工不按时扳道岔而引起列车出轨。又例如保育员的疏忽大意而致使幼儿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以及锅炉工不按时加水而致使锅炉爆炸等,都是负有特定义务的行为人的不作为行为,客观上引起了危害结果的发生,二者具有因果关系。
    (二)刑法因果关系与刑事责任的联系和区别
    我国刑法中的犯罪构成是主客观要件的统一,具备犯罪构成才能追究刑事责任。解决了刑法因果关系,只是确立了行为人对特定危害结果负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但不等于解决了其刑事责任问题。要使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造成的危害结果负刑事责任,行为人还必须具备主观

本讲重点难点:
    1、犯罪客观方面的事实在犯罪构成中的作用;
    2、犯罪的特定时间、地点和方法在定罪量刑中的作用
    3、刑法中的因果关系与刑事责任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