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绪论

教学重点与难点: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学的历史和现状、研究的对象和性质、学科体系、研究方法。

第一节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学的历史和现状

一、我国微量物证分析的历史

    五千多年的中华文明,造就了一代一代的判官精英,在破案、审案中成功应用微量物证的案例不胜枚举。我们的祖先虽然没有现代科学理论及技术的支撑,但却运用各种可能利用的方法对微量物证进行利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汉朝时,张举烧猪验尸,张举为潮江绑县县令,有妇人谋杀其夫后纵火烧舍,而称其夫是被烧死。但死者弟弟报告诉讼,案件一时难以判决。张举令取两只猪、一只杀死,一只活的,放在柴火上烧,然后再进行检验,发现死猪口内无灰,活猪口内有灰。即将此法验死者之口,发现口内无灰,系为妇人所杀;这是我国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案例,也是利用微量物证破案的典型案例。《后汉书•酷吏列传》记载了东汉周纭根据被害人尸体眼角、嘴角沾附的稻草屑进行推理分析,从而成功侦破了一起命案。《三国志•魏书》则记载了公元220年北魏的雍州刺吏李惠的杖审羊皮,即通过棒打羊皮发现少量盐粒,断清了盐贩与樵夫间关于羊皮所有权之争。这些案例是我国最早、也是最原始的关于微量物证用于破案、审案的记录。

近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前,微量物证在案件侦查中的成功运用也例不胜数,产生了不少成果。1938年,冯文元编著的《中国警察科学知识全书》全面总结了当时办案中所应用的各种科学知识,是我国首部系统介绍刑事科学技术的专著,其中包含了大量的微量物证技术。

新中国成立后,微量物证在侦查实践中的应用有了长足的进展,公安部通过不同形式的培训班培养了一批批微量物证技术方面的专门人才。1957年在我国就已形成了部、省、市、地区四级刑事科学技术工作点;1958年起,在巩固、提高方针的指引下,部、省厅、局技术点开展多项科学研究工作,使得许多微量物证分析技术得到了推广和应用,利用微量物证分析技术侦破了许多大案、要案,微量物证在指明案件侦破方向、缩小范围及作为证据的使用也越来越明显。自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1984年公安部在哈尔滨主办的全国第一届微量物证鉴定技术交流会以来,截至2013年已先后召开了六届全国性的学术性会议,涌现出了大量微量物证方面的研究成果。与此同时,专业队伍建设及新仪器、新装备的开发、引进(如带有X-射线能谱仪的扫描电镜、显微红外光谱仪等)使得微量物证分析技术手段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纤维、涂料、炸药残留物等微量物证的分析鉴定已建立了一套较为系统的分析方法,所积累的信息资料,为信息数据库的建立创造了条件。实践证明,微量物证分析技术的开发与引用为案件的侦破和定罪量刑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和提供了确凿的证据。

二、我国毒物毒品分析的历史

早在1247年,我国宋朝的宋慈根据自己的长期工作实践、并结合以前探案实践经验著成了世界上第一部比较完整的法医学专著《洗冤集录》五卷。在第三卷里写有服毒一项,记述了近30种毒物的中毒症状、解剖所见和检验方法,如著名的“银针试验法”;其后赵逸斋所著的《平冤录》中载有“毒药死”;1295年,即元成宗元贞元年后,朝廷规定医工检验案件的表格中列有“毒药死”; 1308年,武宗至大元年王与所作“无冤录”中载有“中毒”。而西方国家直到六百年后才见报道。

我国的毒物毒品分析化学虽有悠久历史,但由于长期受封建统治,毒物毒品分析化学这门学科发展迟缓。1915年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课程中始列有裁判医学,1919年该校病理学教研室及附属医院受理鸦片嫌疑犯案件,分析检验其小便内有鸦片成分。1930年春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首创法医学教室,聘林几教授为主任,该教研室除承办法医检案以外,亦办理化检案。1931年后国民党政府卫生署及少数省市药品检定所设立化学室兼管毒物分析任务。1932年秋前司法行政部派林几为法医研究所所长,执行全国各级法院疑难检案,其中一部分是毒物分析案件。1934年该所研究员研究会出版法医月刊,其中亦载有毒物分析案例,1937年秋日军侵袭淞沪即行停刊。抗日战争胜利后,林几先任西北联大医学院法医学教授,后改任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法医学教授,创办法医学科,除培训法医专业人材外尚兼办法医和法化检案。值得提出的是,1915年浙江省立医药专门学校课程内,除医科列有裁判医学外,药科则列有裁判化学。在毒物分析化学著作及科学研究中,我国从事此学科的研究也有一定的贡献,其中如黄鸣驹教授在1931年编著了《毒物分析化学》,由医药学杂志社发行,于1932年7月出版,1957年又修订再版一次,这对当时毒物分析工作者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毒物毒品分析化学得到了较大的发展。解放后不久,公安部中央政法干部培训学校就设立了毒物分析化学专业人员培训班,为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培养了一批毒物毒品分析化学专业人员,并且还成立了许多专门机构和研究所,全国各省市公安机关都建立了理化检验室(即法化室)。长期以来,法医法化工作人员根据投毒案件实际情况,协助侦查人员做了大量工作,对侦查破案作出了贡献。

随着社会的发展,新的药毒物日益增加,不断更新,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趋向智能化、专业化,反侦查措施更加严密,这些都对毒物毒品分析提出了越来越高要求。这就要求我们从事刑事科学技术的人员不断更新知识结构,掌握新的科学技术本领,才能更好地为侦查破案服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为适应中毒案件中毒物检材,吸毒、贩毒及制毒检材现场分析鉴定和实验室定性、定量分析的需要,各地公安机关相继引进了先进的检测仪器和分析技术,使得其它学科的先进科学技术与刑事科学技术得到了完美的结合,毒物毒品分析鉴定已从过去的纯化学分析方法以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的薄层色谱分析进入到仪器分析时代,使色谱学、光谱学、质谱学、电化学、免疫学等学科中的新成就得到了应用。近年来联用仪器(GC--MS、HPLC—MS、GC—FTIR、带有χ—射线能谱仪的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计算机的发展对新的药毒物和其代谢物、未知毒物的结构分析鉴定显示了无比的优越性,提高了分析鉴定的速度、灵敏度和准确性。提取方法也逐渐摆脱了传统的斯-奥氏(Stas-Otto)法,出现了直接提取法、固相萃取法、固相微萃取法、微波萃取法等先进的方法。

为使毒物毒品分析工作规范化,1992年8月经国家技术监督局批准,公安部成立了全国刑事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开展毒物毒品分析领域的标准化工作。目前毒物毒品分析工作正朝着规范化、现代化和智能化的方向迈进。

三、西方国家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的历史

(一)微量物证分析发展简史

古巴比伦王国《汉谟拉比法典》和东罗马帝国(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大帝《查士丁尼法典》分别是世界上现存的古代第一部比较完备的成文法典和世界上第一部完备的奴隶制成文法,在世界法制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汉谟拉比法典》是了解和研究古巴比伦王国历史的第一手文献。较为完整的继承了两河流域原有的法律精华,使其发展到完善地步。它公开确认奴隶主阶级的统治地位,严格保护奴隶主阶级的利益,并对各种法律关系作了比较全面的规定,特别是有关债权、契约、侵权行为、家庭以及刑法等方面的规定所确立的一些原则:如关于盗窃他人财产必须受惩罚,损毁他人财产要进行赔偿的法律原则以及诬告和伪证反坐的刑罚原则,法官枉法重处的原则等,均对后世立法具有重大影响。《汉谟拉比法典》明确指出,法庭要收集证据和仔细勘查案件发生地点和周围环境,这些工作正是现代犯罪勘查和司法鉴定的主要内容。

《查士丁尼法典》系统地搜集和整理了自罗马共和时期至查士丁尼为止所有的法律和法学著作,卷帙浩繁,内容丰富。它标志着罗马法本身已发展到极其发达、完备阶段,对以后欧洲各国的法学和法律的发展有着较大的影响。另外,法典的内容和立法技术远比其他奴隶制法更为详尽。它所确定的概念和原则具有措词严格、确切和结论明晰的特点,尤其是它所提出的自由民在“私法”范围内的形式上平等、契约以当事人同意为生效的主要条件和财产无限制私有等重要原则,为后世法律奠定了基础。《查士丁尼法典》在证据概念中出现了原始鉴定专家的含义。

《汉谟拉比法典》和《查士丁尼法典》对物证分析鉴定的记载虽然十分简单、笼统,但这两部法典对物证分析鉴定来说具有深厚启蒙时期的色彩,它反映出了物证分析鉴定在公元前18世纪就已出现并受到重视。西方国家关于物证分析鉴定典型案例主要有:(1)古希腊学者Archimedes利用排水体积法分析鉴定了Syracuse王Hiero世皇冠含金量;(2)在2~8世纪之间编纂的《犹太法典》中有用化学方法鉴别衣服上的血痕和染料的记载等。

近现代,尤其是现代微量物证分析技术在西方发展迅猛,各种先进的仪器已普遍应用于微量物证的分析鉴定。如扫描电子显微镜、傅里叶红外光谱仪、中子活化仪、显微红外光谱仪、激光拉曼光谱仪、免疫法等已成为常规分析技术,这些仪器设备对物质的组成、结构、形貌特征都能作出准确的同一认定或种属认定。

(二)毒物毒品分析发展简史

早在公元8世纪阿拉伯炼金术士杰伯(Jabir)制备出了白色、无味的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后,砒霜长期以来就成为投毒案件中主要毒物,称为“毒中之毒”,西方又称之为“继承人的粉未”。当时人们对其检测束手无策,加之砒霜的中毒症状与当时流行的传染性胃肠道疾病霍乱(又称为“2号病”)的症状相同,因此,出现了许多传奇性的用砒霜投毒的案件。

现代的毒物分析始于欧洲,欧洲于18世纪末化学学科得到了发展,尤其是有机化学的发展,使得毒物毒品分析有了科学基础,从而使得投毒案件及吸毒、贩毒案件中检材逐渐找到了科学的分析方法。18世纪末到20世纪初,西方国家毒物毒品分析方法及技术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1775年,瑞典化学家卡尔•威廉•舍勒将砒霜与盐酸反应制得砷酸,砷酸与金属锌作用得到具有大蒜臭味的剧毒性气体——砷化氢,构成了古蔡氏分析检验砷化物的基础。1806年,德国柏林医学院的瓦伦丁•罗泽建立了有机质破坏法,使得砷化物中毒检材发展到了生物检材。被称之为“现代毒理学之父”、原籍西班牙的奥菲拉(Orfila)于1813年和1815年分别出版了《毒药论——即普通毒理学》上、下卷,成为欧洲最早的一部含有许多毒物分析方法的毒物分析学专著。1832年,英国化学家詹姆士•马什(James Marsh)发明了举世闻名的所谓古蔡氏,使得砷化物的检测发生了质的飞跃,是毒物毒品分析科学史上的一次革命。

1805年,德国药剂师Buttner从鸦片中分离出了吗啡,在随后的几十年中,科学家相继在许多植物中分离出了化学性质显弱碱性的植物性毒物。1819年Bennet等人从番木鳖种子中分离出士的宁,1820年Desose从金鸡纳树皮中得到了奎宁,1826年Geserk从毒芹中分离出了毒芹碱,1828年Bowsher等人烟草中得到了尼古丁,1833年Main从有毒的颠茄植物中分离出了阿托品,随后可卡因等生物碱相继出现。这些生物碱具有很强的生理、毒性作用,从而使得投毒案件发生了新变化,生物碱类毒物成为19世纪毒物分析新的课题。

1851年,比利时化学家让•塞尔韦•斯塔史(Jean Servais Stas)发明了生物检材中(对腐败检材效果尤佳)毒物用乙醇浸提法,奥特氏(Otto’s)作了改进,成为斯——奥氏法。后来的几十年里,化学家又继发明、发现了一系列的生物碱显色剂,并分别以其名字命名,如“梅克试剂”、“曼得林试剂”、“马奎试剂”、“弗雷德试剂”等,不同的生物碱遇这些试剂能产生不同的颜色,从而使得生物碱得到定性识别。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由于化学、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的迅猛发展、成果涌现,使得毒物毒品分析也发生了质的飞跃。新的毒物、毒品也不断出现,如临床医源性抑制类毒物——巴比妥酸类药毒物、吩噻嗪类药毒物,新型滥用毒品安非他明类衍生物,农药中有机磷、氨基甲酸酯类以及杀鼠剂、杀菌剂、除草剂等大量出现,使得毒物、毒品的品种迅速增加。与此同时,毒物毒品的分离分析从过去的只能分离分析毒物毒品的原型结构,发展到通过对其代谢物进行分析而认证毒物毒品的原型结构,检材的分析从定性发展到定量分析,检材的用量仅需1g~5g 。毒物毒品的分离提取方法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斯——奥氏法基本不再使用,而被其他现代、高效提取法所代替。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毒物毒品的分离提取技术又出现了固相萃取(SPE)技术、固相微量萃取(SPME)技术,微波提取技术、超临界流体萃取技术等。分析检验方法已完全进入仪器分析时代,计算机技术的引入,毒物毒品分析数据库的建立,毒物毒品分析甚至实现了自动进样、自动分析。

四、现代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前景展望

随着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建立,新的《刑事诉讼法》的实施、新的出庭制度的改革,法庭对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物证的要求也将更为严格。因此,在我国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检验工作将会得到更大的发展。随着计算机技术在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中普遍应用,建立相关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数据库将成为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的重要发展方向。

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各种微量物证在犯罪现场中提取率及检出率也将日益增加,使得微量物证的分析检验范围包罗万象,几乎遍及所有物质。在今后一段时期,微量物证的分析检验将主要与纵火灾相关的基础研究;车辆交通肇事及其他犯罪现场中涂料碎片的产生、转移、留存和提取方法的进一步研究;对泥土成分、来源地的研究;对玻璃碎片的的证据价值统计学说明的研究;高分子材料的检测技术研究;炸药残留物检测技术的研究等建立相关数据库并加以资源共享。

此外,新的毒物毒品也在不断出现,使得毒物毒品的分析检验范围也在不断扩大,并向多样化发展。如毒品的检验方面,将主要研究对所滥用毒品的分析方法,使其速度更快、区分更明显;对新型合成毒品的化学前体、基础化合物及新的合成方法进行研究,以协助执法行为,提供专家证言;对毒品的比较分析,对毒品所含杂质的研究,尤其是新型合成毒品所含杂质、掺杂剂及稀释剂的分析研究,确定其来源,建立相关数据库。毒物毒品的分析检验方法已不再是单纯的化学方法及简单的仪器分析方法,而是向现代化、自动化的精密仪器分析方向发展。

第二节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对象和性质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学是一门研究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基本理论和技术方法的学科,目的是研究如何在基本理论的指导下,将现有的科学技术应用于解决侦查实践中相关犯罪现场上发现、提取到的微量物证、毒物毒品进行分析鉴定,为侦查缩小范围、认定犯罪事实等有关各种专门性问题,并提供可靠性的科学依据。

一、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研究对象

   (一)微量物证分析的研究对象

微量物证针对的是侦查实践及相关犯罪现场勘查过程中发现、提取到的与案件有关的、能认定犯罪事实的、量小体微的物证。一方面,它是相对于宏观物证、常量物证而言的逻辑范畴。微量物证主要是以存在的状态、外部特征及其品质性能来证明案情的客观实在,除其“量小体微”的外部特征外,微量物证另一层含义还表现在其待检成分含量甚低。另一方面,微量物证相对于物品物证、化学物证、文书物证、电子与音像物证、痕迹物证和生物物证来说,表现为宏观物证、常量物证的有机结合,是整体与部分间的关系。

有学者及研究人员曾指出,微量物证就是化学物证,微量物证确实与化学物证关系密切,但化学物证还是不能等同于微量物证。微量物证外在表现特征“量少体微”,而化学物证并不一定是量少体微的。化学物证仅仅是以物质的化学成分和性质特征来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各种有机化合物及无机化合物,而微量物证还可以通过其存在的状态、外部特征来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

(二)毒物毒品分析的研究对象

毒物毒品分析是以化学、药物学为基础,应用自然科学原理及现代分析检测技术对中毒案件和毒品犯罪案件中有关检材进行分析检测。因此,毒物毒品的研究对象主要有毒物毒品可疑物、易制毒化学品可疑物;投毒、中毒、吸毒案件中生物检材以及相关检材中包括尿液、血液、唾液、毛发、脏器、食品、饮料、土壤等基质中的毒物、毒品与代谢物。探讨研究毒物和毒品相关基本理论及毒物毒品分析鉴定技术。

二、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性质和任务

(一)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性质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主要运用化学、物理学及生物学等自然科学的原理和方法,分析鉴定刑事犯罪案件中的、犯罪现场中发现、提取到的微量物证及制毒、贩毒、吸毒、投毒或嫌疑投毒及其他需澄清的中毒案件中有关物证,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它直接为侦查实践服务,同时是诉讼中的一种证据,因此具有法律的性质;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要研究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发现、记录、提取、分析鉴定的技术方法,具有技术性质。

(二)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任务

1.查明案件事实,为证明犯罪提供线索和证据。分析鉴定犯罪现场中发现提取到的微量物证,并与嫌疑人处提取到物品作同一或种属认定;分析鉴定制毒、贩毒、吸毒,投毒嫌疑刑事案件中的人或动物的尸体内脏、呕吐物、排泄物、饮食物及其他有关物质是否含有毒物(毒品),是何毒物,含量多少,为研究是否由某种毒物(毒品)中毒或中毒致死亡提供科学依据。确定所查获的可疑物是否为某种毒品,纯度如何?通过毒品纯度分析确定毒品真实的含量,为判罪、处罚、量刑提供依据;通过检验杂质、掺杂剂和稀释剂,为查明毒品的来源、贩卖途径,打击毒品犯罪提供线索和证据。

2.澄清事故性质。协助有关部门对引起重大事故的有关物质进行检验,分析原因,澄清事故性质,为急救和预防提供措施,防止或减少中毒事故的发生。

三、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特点

(一)快速准确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性质决定了其应用的方法要快速而又准确。其中既有经典方法,又有现代分析技术,如采用古老的金属毒物预试验法,仅用一铜片或铜丝加少量盐酸,就可以鉴定砷、锑、铋、汞。现代仪器在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中的应用更是快速而准确。

(二)灵敏度高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常常是从一定量的检材中对微量成份进行分析鉴定,常量法难以达到检验目的,因此需要采用灵敏、高效的分析方法,如微量或半微量分析方法(或称点滴分析法)及仪器分析方法,在检材量较少,浓度很低的情况下进行痕量或超痕量(10-6g--10-9g或10-9g--10-12g)的分析。

(三)简便实用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采用的方法都比较简单而又实用,如现场快速检验方法、显微镜技术等。随着现代科学技术不断发展,大型精密仪器亦已开始被基层公安机关采用,如气-质联用色谱仪、液-质联用色谱仪、光谱仪(红外光谱仪、紫外可见分光光度仪、原子吸收及原子发射等),必将推动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发展。

第三节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学科体系

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研究的对象复杂多样、种类繁多,涉及各种各样的与犯罪有关的、能为后期案件的侦查提供线索、缩小范围、证明犯罪事实的物质与现象;在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的发现、记录、采取、分析和鉴定中往往不是运用单一的学科知识,而是多门科学技术的理论和方法综合应用的一门交叉边缘学科,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形成了相对完整、独立的法化学学科体系。

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学科体系是根据这门学科的研究对象确定的,它主要由基础知识篇、微量物证分析篇和毒物毒品分析篇三部分组成。

一、基础知识编

(一)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的基本概念。

(二)微量物证形成的物质可分性原理和物质交换原理、微量物证在犯罪现场存在的规律。

(三)毒物毒品分析鉴定过程中样品处理技术、现代科学技术及方法学。

(四)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鉴定中的同一认定和种属认定理论。

二、微量物证分析编

(一)爆炸物及射击残留物类微量物证

阐述爆炸物和射击残留物形成的原因,爆炸残留物和射击残留物物证的采集方法,爆炸残留物和射击残留物检验的一般程序和方法。

(二)高分子材料类微量物证

阐述涂料类、纤维类、塑料和橡胶类微量物证的基本组成组成与分类,显微镜技术在纤维类微量物证分析中的应用;塑料和橡胶的组成与分类;涂料的组成与分类;高聚物检材的采取和检验的一般程序和方法。

(三)文书材料类微量物证

阐述文化用品类微量物证类别,文化用品类微量物证在侦查实践工作的应用,纸张、粘合剂及墨水、圆珠笔油等微量物证检材的采取及检验的一般程序和方法。

(四)油脂类微量物证

阐述油及其斑痕的类别、结构特征、主体成分,油及其斑痕类微量物证在侦查实践工作的应用,油及其斑痕类微量物证检材的采取及检验的一般程序和方法。

(五)其他类微量物证

阐述泥土与玻璃类微量物证的类别、结构特征,泥土与玻璃类微量物证在侦查实践工作的应用,泥土与玻璃类微量物证检材的采取及检验的一般程序和方法。

三、毒物毒品分析编

(一)水溶性无机毒物

阐述酸碱、盐类等常见水溶性无机毒物的化学结构、性质、毒性、毒理,中毒特征,中毒情况;该类毒物中毒的检材提取和分析方法。

(二)金属毒物

 阐述常见金属毒物的化学结构、性质、中毒特征,中毒情况;金属毒物中毒的检材处理和分析方法。

(三)挥发性毒物

 阐述常见挥发性毒物的基本概念、分类、化学结构、性质、中毒特征;该类毒物中毒的检材提取和分析方法。

(四)农药类毒物

 阐述农药的基本概念,分类、化学结构、性质、毒性与结构的关系,不同种类的杀虫剂、除草剂、杀鼠剂的毒性和中毒特征;农药中毒的检材采取、提取和分析方法。

(五)动植物毒物

 阐述常见动植物毒物中毒的基本情况,动植物毒物的结构特点、性质、中毒特征、代谢规律;动植物毒物中毒的检材提取和分析方法。

(六)临床医源性抑制类药毒物

主要阐述巴比妥酸类、吩噻嗪类和苯骈二氮杂卓类等常见临床医源性抑制毒物中毒的基本情况,常见医源性毒物的化学结构、性质、中毒特征、代谢规律;医源性抑制毒物中毒的检材提取和分析方法。

(七)滥用药物

阐述滥用药物的基本概念与特征,常见毒品的化学结构及其性质、成瘾特征、代谢规律;毒品的检材提取和分析方法;常见毒品的提炼原理、合成反应式、涉及的易制毒化学品;常见易制毒化学品的结构、性质、作用及检验。

 

第四节 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的研究方法

具体的研究方法与具体的研究问题密切有关。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学研究的对象和研究的内容涉及法学、数学、物理学、化学、医学等几乎所有的科学领域。因此在具体的研究方法以及研究技术上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和跨度。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学几乎运用了所有各种科学研究的具体方法,我们不仅需要在某个具体问题上进行观察与分析研究,而且更需要以整体的、系统的和动态的基本理论与分析鉴定技术,归纳和综合各种研究对象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以保证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学研究的科学性。

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学基本理论及相关的分析鉴定技术的研究方法应当从以下几方面入手:(1)通晓有关法律,尤其是刑事诉讼法,新的出庭制度对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的要求;(2)深入公安基层一线,了解不同类犯罪现场中微量物证出现的几率、形成原因对后期案件的侦查所起作用,投毒、制毒、吸毒、贩毒案件中罪犯所使用的种种手段对分析鉴定技术的要求;(3)积极参与各种学术交流会,了解学科发展的新动态及前沿,洞悉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的科技信息,为研究新的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理论及方法积累资料;(4)积极开展科学研究,解决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中出现的新课题。

本章小结

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学科是一门具有悠久历史,又充满活力的处于迅速发展态势的应用学科。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运用化学、物理学及生物学等自然科学的原理和方法,对刑事犯罪案件现场中发现、采取到的微量物证及制毒、贩毒、吸毒、投毒和中毒案件中的有关物证进行分析鉴定,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它直接为侦查实践服务,同时是诉讼中的一种证据,因此具有法律的性质;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分析要研究微量物证与毒物毒品发现、记录、采取、分析鉴定的技术方法,具有技术性质。在刑事犯罪活动趋于知识化、复杂化、专业化的今天,学习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知识对于侦查实践和法制建设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是否掌握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知识也是衡量一名侦查员和刑事科学技术人员合格的依据。

思考题

1. 对我国和西方国家关于微量物证、毒物毒品分析的历史作比较,我国在该学科领域的历史地位如何?

2.简述微量物证研究对象?

3. 简述毒物毒品分析的研究对象?

4.微量物证、毒物毒品分析学科的任务体现在哪些方面?

5. 微量物证、毒物毒品分析的特点体现在哪些方面?

6.西方国家微量物证、毒物毒品分析学科起步晚,但发展迅猛,简述其原因?

7.从微量物证、毒物毒品分析学科知识体系分析,微量物证、毒物毒品分析学科性质如何?

8.为什么说在当今社会是否掌握微量物证及毒物、毒品分析知识是衡量一名侦查员和刑事科学技术人员合格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