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里的“K粉”工厂:女讲师的制毒不归路

                            2006年04月19日 来源:新华网江西频道

深陷制毒 她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我会被判几年?肯定很重!”在采访过程中,胡薇一直认为自己涉嫌参与的新型制毒贩毒案是江西禁毒史上破获的第一大案件,所以会获重刑。此前,江西警方也曾破获一些新型毒品制贩案,但她对此毫无所知。

“我知道‘K粉’不是好东西,也曾经犹豫过,不想做了,但是觉得研制生产‘K粉’不是很严重的事情,就稀里糊涂地做了。”她说是“碍于情面”又继续做下去的。“要是知道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当初就不会做了。”

至于她所说的“情面”来自何处,胡薇只字不提。她只是告诉记者,当初刘军叫来亲戚做毒品的时候,她曾劝阻过,还为此吵过架,但由于自己意志不坚定,事情最终还是发展到了今天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胡薇说:“学我们这个专业的,成天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和外界接触不多,十有八九不懂法。如果遇到我这种情况,可能大部分人都会碍于面子或亲情、友情而做这样的事情。”她还提到过2005年四川某著名药物研究所一副研究员参与研制毒品的案件。“那时我从同学那里得知了成都的事,但已经是没法控制事态的发展了。”

科研人员制毒折射出畸形荣辱观    

办案人员表示,在内地,这种自行研制、生产、销售毒品及转让制毒工艺,具有完整产业链的犯罪集团全国罕见,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的审理之中。

    “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也知道自己完了。”研发制造“K粉”触犯了国家的法律,等待胡薇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但一想到即将出生的孩子,她就后悔莫及:“虽然我已经37岁了,但这是我们夫妻的第一个孩子。”

    胡薇说:“其实像我这样的人,从正规渠道挣钱的机会很多,随便一种化学原料的研发就能赚二三十万。要是没出事,单位可能已经安排我出国进修了。现在这已经成为泡影!要是能从头再来,我绝不会走这条路。我现在才明白做人要知足,要珍惜生命,也珍惜生活。在是非问题上态度要坚决,不能犹豫,不要被来路不正的利益熏昏了头脑。”

    2000年,中科院在读博士生邱芳龙配制“美沙酮”;2001年,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致梅研制“美沙酮”胶囊;2002年,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实验中心主任、副教授张成功在毒品走私犯罪中担任技术顾问;2003年,中科院博士生黄小庭指导研发可卡因;2005年,成都某研究所姚福润担任技术指导,并和他人共同出资生产“K粉”。

    缉毒专家分析指出,个别高级科研人员走上制毒贩毒之路,与他们的技术专长、人生观和荣辱观有很大的关系。随着大量的社会信息和一些不正常的权钱交易或术钱交易现象向科研人员侵袭,一些具有畸形荣辱观的科研人员思想上产生了波动,而懂得专业技术,加上巨大的利益诱惑,导致其中一些意志薄弱者走向了犯罪的深渊。(完)